1 1 1

杨碧群:难忘抗战胜利那一夜

广东省广州市 杨碧群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12日 14:56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杨碧群

杨碧群

  1945年初,党中央为了加强粤北敌后人民抗日武装斗争,建立五岭抗日根据地,命令东江纵队司令部领导机关迁住罗浮山,我所在的司令部电台也随之开进罗浮山。罗浮山是一座横跨博罗、增城、龙门三县的名山,山高林密,山青水秀,古木参天,荆藤盘错,曲径通幽。它不仅是和尚念经拜佛、道士修道的好地方,而且是掩蔽部队和电台的天然屏障。当时司令部电台驻冲虚观,新闻台驻黄龙观,还有联络台、机要部门驻白鹤观,外围是警卫及战斗部队警戒,十分安全。

  1945年8月15日那天晚上,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一个夜晚,那天正好我在司令部电台值班。那个时候,我们用的通讯器材很差,设备又简陋。与党中央和各战斗部队联络收发电报时,要一手调台,一手抄写电文,全神贯注,不能有半点马虎,稍不小心,就会漏掉密码,给革命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

  夜深了,冲虚观电台值班室里只有豆大的油灯闪忽着,我坐在用竹子和木头搭成的简易桌子旁,聚精会神地抄录着电讯稿的时候,突然收到了新华社播发的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消息,我惊喜得心在狂跳,全身的热血在沸腾。当时,我一面抑制自己激动的心情,一面冷静地抄完所有电文,并慎重地检查有没有抄错。然后我立即与邻台(新闻台)用简单的英文缩语联系,在证实内容准确无误后,我飞快地把电报送到电台台长戴机同志手里,戴机台长激动地指示我:“快!快!快把电报送给纵队首长们看!”我飞快地将电报送到东江纵队曾生司令员手中。首长们欢呼了!

  我回头冲进宿舍,对着正在酣睡着的战友们大声叫喊:“快起床,快起床,日本投降了!”战友们从睡梦中跳起来,大家边穿衣服,边欢呼,此情此景难以形容啊!战友们有的把衣服抛向空中;有的敲起了茶缸、面盆当作欢庆的锣鼓;有的互相拥抱着,叫喊着。大家拍着肩,跺着脚,满怀激情地唱起戴机台长作词的《通讯兵之歌》:

“嘀嘀嘀哒,嘀嘀嘀哒,
V[英文Victory(胜利)的编号]的信号在天空中交流,
广阔地永恒地缭绕。
笔在纸上伸展,手在电键上跳,
齿轮紧推齿轮,
真空管像地下火在燃烧。
不是沉默,
我们在欢笑,
因为天将破晓。”

  我抚摸着伴随我们南征北战,进行无数次战斗的电台电键手摇机,回想起我们扛着这些设备在长途行军中、在日伪军的追捕搜索中奔跑;在炮火硝烟下、电闪雷鸣中收发电报,确保部队与中央的联系不断……这时候我感觉到完成了一项使命,可以告慰在白色恐怖血腥统治下战斗的无名英雄;告慰在战场英勇奋战而牺牲的烈士们;告慰被日本侵略者杀害的无辜群众。战友们分享着胜利的喜讯,尽情地释放着多年的期盼,大家高呼:我们胜利了!鬼子投降了!人民当家作主了!战友们都滔滔不绝地互相倾诉着各自的打算,有的说:“我有机会回到香港与父母相聚了!”有的说:“我准备胜利后回去读书,学点文化。”有的说:“我首先要进城,到北平去看看……”完全沉浸在一片喜悦之中。

  当胜利的喜讯传到冲虚观、黄龙观、白鹤观时,战友们欢呼雀跃!整个罗浮山沸腾了!这一年,我十八岁。这一夜的每一分钟,每一个细节,在60年后的今天,都深深刻在我的心里,永远不会忘记啊!(此文原标题为:难忘的一夜)

  后记:

  我们的妈妈杨碧群,在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写下了这篇“难忘的一夜”的回忆文章,当时她已79岁高龄。妈妈是位抗战老兵,她16岁参加革命,是东江纵队司令部电台的报务员。在她18岁那一年,迎来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在妈妈有生之年,度过了65个抗战胜利日,可惜的是,我们亲爱的妈妈没能等到抗战胜利70周年的这一天。今天,我们提供妈妈在10年前写的这篇文章,是想让在天堂的妈妈感受抗战胜利70周年的喜悦,以寄托我们深深的哀思。(古建新 古建平)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