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李现春:大雨中拔掉日军据点

山东省日照市委组织部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11日 09:51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李现春,男,汉族,1925年9月19日出生,日照市莒县桑园镇后黄山村人。1945年3月参军入伍,在华东野战军二纵六师十七团服役,参加了大小规模的抗日战争50余场。1946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7年2月在连云港新浦战役中,身为通讯兵的他用身体护住了通讯设备,自己被炮弹炸掉了双脚。

  夏日炎炎,90岁高龄的李现春老人却目光炯炯、精神矍铄,始终微笑着与我们聊天。李现春是一名抗战老兵,他在战争中失去了双脚,那年,他刚刚22岁。

热血青年参军 恰逢抗战最艰苦时候

  1945年初春,20岁的莒县小伙李现春报名参军。这一年,是日军无条件投降的一年,也是抗战最艰苦的时候,日军变得更加疯狂了,反复扫荡抗日根据地,进攻八路军防区。

  刚参军时,李现春满心激动,心想终于能上前线直面鬼子了。没想到,入伍后,机灵聪敏的他被首长相中,安排到华东第三野战军二纵六师十七团团部做通讯员。

  作为通讯员,虽然不能直接与鬼子对战,但是他清楚自己所做的工作非常重要,关系到战争成败。为此,李现春时刻保持着高度的注意力,谨慎并准确地传达着各项信息和指令。

  “那时我是华东野战军二纵六师十七团的通讯员,部队在济南、蒙阴、滕县一带活动,天天行军,夜夜转移,平均每两三天就要和日本人或汉奸队打上一仗。”

  李现春记忆最深刻的,是他们在滕县围攻一个日军据点的战斗。“当时是白天,下着大雨,我和一个战友摸到日军的据点后,观察到日军在据点里睡觉,我回去汇报给部队首长,我们部队包围了日军的据点后,以大雨做掩护,比较轻松地拔掉了据点。”李现春兴奋地说,“有的日本人拒不投降,被击毙了,受伤的都自杀了,俘虏了伪军30多人。”

  “随后,利用缴获的日军枪支弹药装备了部队后,把俘虏交给了当地抗日民主政府后,我们又转移了战场。”

  抗日战争期间,李现春多次负伤,让他至今心有余悸,“我当时是通讯员,一般都是骑马来回送情报。在一次战斗中,我骑马送一个重要的情报,被日军的炮弹炸到,马被炸死,我的屁股被炮弹皮子炸掉了一大块肉,胳膊也被炸伤了。”

血染的风采 保通讯设备被炸掉双脚

  1947年2月,连云港新浦战役,战斗极其惨烈。

  李现春守着通讯设备收发着战争信息,虽然位置相对隐蔽,但依然有炸弹不断在不远处爆炸,随时有生命危险,而他仍然坚守着自己的岗位。

  突然,一个炸弹从他身后袭来,李现春本能地将通讯设备扑在身下。炸弹爆炸后,他失去了知觉,醒来后已是在后方的医院里。后来他才知道,自己双腿小腿被炸断,已经截肢;左肩胛骨也被炸伤。但他顾不上关心自己的伤势,却向身边人打听通讯设备是否受损。

  有人说,你为了保护机器被炸成残疾,差点丢了性命,多不值得。他却说:“这是我的工作。那些通讯设备关系到战争的成败,关系到前方将士的生死,比我个人的生命重要多了。”

  因为这次负伤,李现春被评定为一等甲级残废,再也无法上战场了。李现春认为,自己既然已经这样,不能再对部队有所贡献,再留下已经是拖累,于是毅然向部队提出复员请求。

  1950年,李现春正式离开部队。复员回到家乡后,虽然身体的残疾对他的生活造成了一定的障碍,但是他并没有消沉,依旧积极乐观地生活,并成为村里的支部副书记,后来还担任过村支部的组织委员,在村支部中任职长达34年。

  在这34年里,他见证了东沟水库的建设,南沟塘坝、北大沟塘坝的修建和黄山水库扬水站的建立等水利工程。“不能出劳力,那就出脑力”,虽然因身体原因不能亲自动手,但在协调安排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村庄越来越美,村民日子越来越好,这是老人最想看到的。

  如今年纪大了,他最喜欢跟家人念叨自己从军的经历,也爱拿出自己的《山东军区退休军人证明书》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革命伤残军人证》翻看。这两样东西,承载了他太多太多的记忆,那些永远忘不了的战火、青春……(此文原标题为“李现春:战火中的青春”)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