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邵文礼:带领游击队员对敌展开袭扰战

山东省日照市委组织部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14日 13:49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邵文礼,1924年5月16日出生于莒县长岭镇下官庄村,1944年参加抗日游击队,194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现居住在莒县长岭镇下官庄村。亲历解放莒县城战役、店子集战役、借庄战役,抗战时期参与大小规模的对日战争30余场。

  村子里树荫最盛的那棵大树下,93岁的邵文礼老人正和邻里间的老伙计们下着棋。老人是寻常的农家人打扮,九旬高龄,身体依旧硬朗,走棋思路清晰,着棋有力。

  收起战争年代的回忆时,邵老只是一位再普通不过的长寿老人,朴实、亲切,而忆及那战火纷飞中的峥嵘往事,老人用眼中的坚毅刻画出老兵一词的真正定义。

  从穷困人家吞糠咽菜的半大少年,到为祖国奉献热血的英勇游击队员,战争给邵文礼带来过苦难疼痛,也带来了他对如今生活的爱惜与珍重。

心生反抗

  抗日战争爆发那年,13岁的邵文礼失去了父亲。母亲独自拉扯兄弟三人和一个姐姐,生活艰难,只能吞糠咽菜,最不济时,要靠树叶果腹。

  战争打到第3年,即1940年,日军入侵莒县,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三光政策”使敌占区人民无时无刻不身处水深火热之中。

  邵文礼是莒县长岭镇人,家附近便是日军的据点,饱受扫荡之苦,少年时就见识到日本军队的残暴。一日,邵文礼在田间耕地,正逢一队日军扫荡,因为年纪比较小,逃脱了敌人的盘问。跑回家中的邵文礼却亲眼目睹了敌人在村中扫荡的残酷行径。邻村的一个农民家中养了一头驴,平时全家都要靠这头驴耕地、拉磨,日军抢走驴后,那位农户不甘心地跟在后面企图要回。敌人发现后二话不说,直接开枪打死了那位农民。

  目睹敌人暴行的邵文礼并没有被眼前的景象吓到,反而心生反抗的念头,“鬼子每次扫荡都会抢东西,有不少村民被杀害,那时候鬼子不断地从这里往来,有时扎营吃饭,枪就插在旁边,我就考虑找一部分人,朝他们猛地打枪,料他们也没什么本事逃掉”。

年轻的游击队员

  虽然邵文礼心中有很多抗日的想法,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最终都没有实行,直到20岁那年,邵文礼加入游击队,终于找到了抗日队伍。

  游击队,也被称为武工队或者爆炸队,主要的工作就是配合主力部队打击日军。虽然游击队在山上的日子很艰苦,时常一两天吃不上一顿饭,寒冬没有棉衣,有时穿的是从敌人身上扒下来的衣服,但只要能打日本鬼子,邵文礼就觉得浑身是劲。很快,他就被大家推选为游击队的队长、指导员。在游击队里,邵文礼和队员们用尽一切办法破坏鬼子的设施,砍电线杆,掐断电话线,埋地雷,炸碉堡,战术灵活多变,通常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让敌人不得安稳。

  邵文礼参加的第一次战斗就是解放莒县城,当时日军在莒县县城有据点,主力部队和游击队同时出击,围困敌人据点,邵文礼的游击队负责外围警戒和破拆城墙。“打了多少日子,打到鬼子没有子弹,再打到鬼子连炮弹也扔完了,咱们的人牺牲了多少人数都数不清。”因为长期的坚持,被围困在莒县城内的日本军和伪军终于弹尽粮绝,不得不仓皇逃跑,我军最终将据点拔掉。

  除了配合主力作战,游击队的任务就是对敌人进行袭扰战,在日军据点周围的路上埋雷,当时有铁锚雷、绊雷。邵文礼说,埋雷是个技术活,一方面要小心细致,埋的雷上要盖上土,还要用鞋压上一个脚印。另外,埋好雷之后还不能立即撤退,要在一边看着,以免误伤平民。有一个时期,周围的日军被地雷的威力吓到出门就要带上探雷器,小心翼翼,行进缓慢,地雷战有力地拖慢了敌人的行军速度,为抗日军民的战争部署及撤离赢得了有效时间。

老党员的责任

  1945年,虽然此时抗日战争已进入最后阶段,日本帝国主义已经是强弩之末,但对于身处敌后的游击队来说,日军残余的力量依旧强大。邵文礼坚持带领游击队员们游击在莒县城周围,依靠麻雀战、游击战与敌人不断周旋。

  多次对抗日本侵略的战斗中,邵文礼英勇善战,机智灵活,在1947年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退伍后的邵文礼回到家乡,在本村内任支部书记,带领乡亲们重建家园,重筑美好生活。

  70多年过去了,下官庄村经历了四分之三个世纪的磨难和变迁,世道在变,人也在变,邵文礼对家乡的热爱、对党员身份的忠诚却丝毫不改。现如今,邵文礼老人只要有时间,就会把自己的战争历经讲述给子孙后代听,让他们不要忘记历史,珍惜眼下的幸福生活。

  老人那不平凡的战斗经历,那深陷的皱纹,那身经无数次枪林弹雨而不倒的身躯,无一不在诉说着坚强不屈抗战精神、爱国情怀。(此文原标题为“邵文礼:游击队员忆往昔”)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