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石耀华:智灭燃烧弹匣 挽救战友生命

山东省日照市委组织部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14日 13:52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石耀华

石耀华

  石耀华,祖籍山东省滕州市,现定居日照。1926年生人,1944年参军,同年入读山东军区(滨海军区)第二军分区卫生学校。抗战期间,活跃于微山湖一带,曾立二等战功一次。

  好男儿带吴钩,石耀华身上的军人气质,最初应是源自血脉相承。清朝末年,石耀华的祖父曾是满清皇族侍卫。石耀华的父亲是一名国民党军官。

  生逢乱世,石耀华的整个少年时期都笼罩在战争阴影中,经历一次又一次敌人扫荡、日子难以为继后,18岁的那一年,石耀华偷偷离开母亲,参了军。

  “我是自己偷跑去当兵的,当时就只知道,八路军是穷人的部队,是为了让穷人过上好日子的部队”,一把四川土造的“单打一”七九步枪发到手,石耀华成了八路。这把枪在他手中只响过一次,这一次,也是石耀华整个军旅生涯中开过的唯一一次枪。因为聪明、识字,石耀华被分配到滕县独立营做了通讯员。然而,没几天,石耀华的去处再次被调整。

  童年时期,石耀华的家庭并不算穷,母亲坚持送他上过几年私塾。那个年代,读过私塾的新兵甚为难得,人才不能浪费,首长稍作思量,将石耀华送去了卫校。

  1944年,抗日战争进入第7个年头,微山湖一带虽然形势复杂,却依然保存有一座建制完善的山东第二军分区卫生学校。学校在独山湖,临时校址是一座废弃了的寺庙。校舍简陋,但课程设置毫不马虎,从《解剖学》到《生理学》,都有专业的老师系统教授。

  毕竟是战区,学校时不时就要被迫应对敌人的扫荡。为了保存生命力,学校几十名师生需要全部撤退,成片的芦苇荡就成了最好的藏身之地。

  最长时,石耀华在苇塘里藏过整整一星期,口渴喝湖水,饿了吃芦根。芦根甘甜,既能快速补充糖分又能扛饿,石耀华一记就是好多年。盛夏的夜晚,微山湖上静悄悄,芦苇荡隔出一片隐秘天地,让人短暂忘却死亡和仇恨,那是战争年代里,石耀华惟一的牵挂。

  战争后期,仍有大量敌人顽固抵抗,石耀华和同学们一道,被分派到战场担任卫生员。白天的任务是护理前线撤下的大批伤员,硝烟味、血腥味、焦糊味是石耀华白天的记忆,而到夜晚,记忆则成了手中那沉甸甸的五尺白布。

  马革裹尸,青山埋骨,五尺白布、棉衣里一块刻着名字的木牌是倒下烈士最后的归宿。那些漫长的夜晚,石耀华不知亲手送走了多少亡灵,为多少忠骨缠裹安慰。“不想回忆,不敢去想,八年抗战,牺牲了多少中国军人!”石耀华形容悲恸。

  在参与的最后一场对日战斗中,石耀华情急之下用一泡尿浇灭了燃烧的弹匣,挽救了战友的生命,荣立二等战功。被弹片擦伤的腿部伤口愈合时,抗战已经迎来了胜利。

  淮海战役时,石耀华的老母亲终于找到了部队。再见儿子,她用的不是双眼,却是手,多年的分别,她流干了泪,哭瞎了双眼。战争,让她失去了丈夫,又差点寻不见了儿子。

  回忆至此,年迈的石耀华老人不再多说一句。他仿佛陷入沉思,又好像回到了夏夜里微山湖上的大苇塘。(此文原标题为“石耀华:微山湖上静悄悄”)

责任编辑:刘昱焓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