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许世吉:解放甲子山 9天9夜没合眼

山东省日照市委组织部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16日 14:21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许世吉

许世吉

  许世吉,出生于1916年,莒县店子集镇马家石河村人。1940年参军,编入八路军第115师,曾参加甲子山战役、葛庄草沟战斗、石沟崖战斗。1944年因伤病退伍,返回原籍。

  许世吉的“退伍军人证”和弟弟许世莲的“阵亡通知书”存放在一起。兄弟俩分开了60多年,只有那红布包里记录过往的泛黄纸片还紧紧地相偎着。当年,是他牵着弟弟的手一同去当兵,弟弟却在朝鲜牺牲,青山掩忠骨,只有他一个人回到老家,小心珍藏起属于许家兄弟的荣耀与悲怆。

带着弟弟参军

  幼年时,母亲早逝让许世吉成了可怜的“没娘的孩子”,三兄弟中,最小的弟弟许世莲只是个懵懂孩童。日本人进入中原后,日子实在艰难,许世吉恨极了烧杀掳掠无恶不作的侵略者,一腔愤恨亟待发泄,年轻的许世吉坚信,报国唯有参军。

  当时的莒县情况复杂,各支队伍交叉盘踞,有国民党军队,有八路军军队,也有军阀土匪。许世吉听村民及邻村乡亲议论,知道八路军是穷人的军队,暗中打定了参加八路军的念头。那是1940年,许世吉25岁,三弟许世莲只有12岁,兄弟二人手牵手走上寻找八路军的道路。

  老人对如何参军的记忆保留得极清楚。当日,许世吉牵着弟弟向着有部队驻扎的屋楼崮前行,行至半路,出现了一位陌生人上前攀谈,来人问起他们的去处,许世吉指指山后,硬气地回复二字“当兵”。“那是国民党的部队。”“不,俺要抗日,当兵为了打鬼子,打鬼子就要参加八路军!”那人细看了许世吉一眼,说:“那你就留这里吧”。如他所愿,他加入了一心向往的八路军部队。

冲锋号的召唤

  没有训练,发了枪就是战士。许世吉刚学会拉栓上膛,就随部队开拔沂蒙山区,开始了他的抗战军旅。

  第一场战斗是在临沂,攻城用的梯子几十米高,高空中人的所有感官都变得敏感,风声、炮火声、子弹飞过带动的气流声在耳边交织,生生要将人吞没,不知能爬多高,不知道前面的战友什么时候就会被子弹射中掉下来。然而只要冲锋号一响,即使闭着眼也要冲上去,“梯子高啊,爬上去腿就一直抖啊抖”,老人有些许激动,几十年前的战争场面又重现在他的眼前。那是一场胜仗,胜利的喜悦却无法冲刷许世吉对战争残酷一面的深刻认识,“身边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挂彩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牺牲了”。

  1942年,许世吉参加了日照历史上也是115师历史上的一场大型战役,甲子山战役。

  “八三”举义后,盘踞在日莒公路以北的原国民党57军111师331旅旅长、顽固分子孙焕彩重组111师,勾结土顽李延修及国民党游击独立七支队朱信斋部2000余人,于1942年8月中旬侵占了方圆几十里的甲子山区,疯狂地反共反人民,严重地威胁着我滨海抗日根据地。为了铲除这一障碍,收复甲子山区,八路军115师以教导二旅六团,57军独立旅第一团,山纵二旅五团、六团及四团一部等,发起了甲子山反击叛逆顽军的战役。

  从8月到12月,甲子山战役打了3次,3场战争总计29天,“不易”是许世吉最深的印象。

  8月底的第一场战斗连续打了9天9夜。9天里,许世吉没有合过眼,几次换防,匆忙吃个煎饼就又要扛起步枪。三伏天气,衣扣和绑腿却没有机会松上一松,汗液、血液交织,等到战争结束,布条和皮肤都长在了一起。

  第3场战斗打响时已经到了腊月,天寒地冻,许世吉却没有鞋可穿,在小腿深的雪地里,他和战友们光着脚迎来了最终的胜利。共毙伤顽军1400余人,俘1600余人,甲子山被全部收复,顽固派的嚣张气焰被沉重打击。

性格老兵

  幼时本就瘦弱,加上战争时期的颠沛流离风餐露宿,许世吉的肺部出现问题。1944年,抗日战争胜利前,他不得不退伍返回原籍。

  此时,许世吉的三弟许世莲抗大毕业后仍在部队服役。1951年,确定赴朝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许世莲在出发前回家探望亲人,兄弟二人终于团聚,许世吉紧紧地握着弟弟的手,谁知,再没有下一次。

  少年多舛,又痛失亲人,经历战火洗礼的许世吉,倔强也坚毅。种树、养蜂,他用沉默的力量又重建了一个家。儿孙们都知道,老人的脾气很倔,认定的事情绝不回头,这是战争年代赋予他的性格,同时,他也善良慷慨,乐善好施,老人无数次讲着,是根据地乡亲们凑出的粮,养活了他。

  百岁的许世吉,讲起他的抗战经历,眼中有泪,却不卑不亢,兵魂依旧。(此文原标题为“许世吉:百岁老人的抗战史”)

责任编辑:刘昱焓
留言评论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