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陈玉民:不畏严刑拷打保守党的秘密

河北省无极县固汪村 陈彦须 口述
河北省石家庄市第一医院 陈平忍 整理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28日 15:09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我的父亲陈玉民,1916年生于河北省无极县固汪村一个普通农民家庭,1941年牺牲于东阳村。

  父亲就读于当时的无级中学,是县地下党发展的党员骨干。参加革命以后,父亲成为一名职业革命家。父亲有胆有识,机智过人,也吃了很多苦,他们干革命都是瞒着家里人。祖父母都是淳朴的农民,不知道儿子每天在外面干什么。每次家里人只知道他们去“东北套”开会了,具体和什么人、在什么地方根本不知道。时不时有小日本和伪军到家里来搜查、盘问、威胁,家里人是真不知道父亲在哪里,在干什么,因为父亲从来不和家里人说,怕家人受不住诱骗,被套出组织的秘密。有几次,伪军带着小日本到家里搜查,把曾祖父、祖父母、母亲、叔叔、姑姑及孩子们等一大家子人赶到院子里包围着,拿枪威胁着,让他们说出父亲的下落,母亲抱着孩子,吓得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确实不知道父亲在哪里落脚。

  据说父亲当时是藁无县二区的助理员,负责管区里的印章。那时滹沱河以南的粮食和北岸的差价很大,将粮食运到南岸卖能赚很多钱,滹沱河上检查人员见印章即放行。我叔叔就嘱咐家里人,不要去找父亲盖章,不能以权谋私拖父亲的后腿。

  父亲是在华北地区抗日最艰苦的阶段因叛徒出卖被捕的,当天他要从固汪村到店尚村去开会,有同志得到不利的消息,劝他说今天情况不太好,还是不要去了。父亲考虑了一下,说:“不行,今天这事耽搁不得,必须冒险去!”父亲到了店尚村,就进了敌人的埋伏圈。从此,音信全无,家里人再没有见到他。一直到几个月后有消息传来,父亲已经在东阳村被日本人杀害了!

  父亲被关押的几个月内,受尽酷刑折磨。日本人严刑拷打,父亲没说一句软话,总是对他们破口大骂,日本人被骂烦了,下令割去他的舌头。最后看不到父亲投降的半点希望,下令将父亲和另外几名共产党员一同杀害,目击者说父亲“死的硬着哩!”直到日本人撤退了,父亲才被重新装殓,埋回祖坟。政府抚恤烈士,给了一口大棺材,并且在滹沱河岸边枪决了出卖父亲的叛徒。

  父亲离我们而去已经70多年了,他为革命牺牲了全部,在他牺牲4年后,英勇的人民终于把侵略者赶出中国。抗战胜利70周年,我们缅怀亲人,追忆英烈,不忘抗战历史,县民政局为烈士立碑,也是为了让我们这些后代子孙不忘历史,珍惜和平,牢记今天的太平生活来之不易。(此文原标题为:誓死不屈的硬汉陈玉民)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