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林艮山:雪峰山上打游击

湖南省洞口县委组织部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28日 15:34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林艮山

林艮山

  姓名:林艮山 

  性别:男

  生日:1923年3月18日(农历)

  籍贯:湖南洞口

  现住:湖南省洞口县竹市镇巩背村山前组

  部队:黄埔军校武冈分校校本部直属练习营第3连

  一天下午,有个老百姓来报,有座山上有日本人,我们就去了一连人去打,打了不久,天就黑了,他们跑了,我们也没法追。第二天早上,那个老百姓又来报,说我们昨天下午在那打伤了一个日本兵,走路都走不动,在山上爬,连长又派我们班长带两个人去捉。后来,我们就喊了两个老百姓,用扦担把那个日本人给抬回来了。

  第二次,有一个老百姓来报信,说他们那有几十个日本人,叫我们快点去打,于是又派了我们这个连去,我们开了一排枪打过去,日本人就跑了。当时正是他们开饭的时候,他们都用一种圆形的铝制饭钵钵盛饭,钵底都还有黄亮亮的锅巴,有些人的饭只吃了一点,有些人的饭都没开始吃。饭都倒在了地上,我们口水都流出来了,连长却下令这些饭不准吃,他怕日本人放药,我们也没谁敢吃。

  第三次,有个小山界(指小山头),不大但是蛮高,山上生满了灌木竹子,都是很小很小的一根,必须要拽着竹枝才能爬上山。连队派了我们一班20个人去,我当时想,山这么陡,如果上面真有日本人,扔两颗手榴弹下来,我们可能会死在这里了,不过打了这么多次仗,我也不怕了。

  我们往山上打了一排枪,没动静,就慢慢地往上爬,走一下就停下来,再往山顶上看一下。看到柴蔸蔸都还以为是人脑壳,但他们又完全不动。继续慢慢地往上爬,到了山顶,哪知日本人已经走了,山顶上的茅草都被压平了,他们昨晚在那儿歇了。

  有一次,我们死了两个人,也是我们练习营唯一死了人的一次。那个地方离黄洋坪两三里路远,有条小小的街,街上还有十多个铺子,连长就派一个姓李的班长带两个人去那街上看情况,这个李班长是醴陵的,他进街前不晓得先放几发子弹警戒一下看看有没有日本,他扛着枪就直接进了街。三个人被日本人用刺刀捅伤了两个,一个被捅伤的,躺在地上装死;李班长被捅伤了就跑,日本人就追他去了;还有一个没有受伤,先跑掉了,急急忙忙跑回来报信。

  第二天,连部派排长和我们几个人去找人,我们在一个土坎下面一块皲裂的干田里找到了李班长,他的身体下面被抓出一个大团箕宽、深10厘米的土洼,连禾茬子(割稻后留在稻田里的禾蔸)都被抓了出来,估计是他从田边的山坎上跳下来后,走不动,又太疼了手就乱抓造成的。李班长墨乌色的脸肿起好大,根本不像一个人,同行的人都认不出他。我翻开他的干粮袋,他的牙刷杯子还在里面,我认得,说:“这就是李班长了。”

  那个装死的人趁日本人去追李班长时,跑回了连部,一路流血过多,回来后也死了。(此文原标题为“林艮山:游击雪峰山”)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