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尹显法:八千里路云和月

湖南省洞口县委组织部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31日 14:07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姓名:尹显法 性别:男

  生日:1922年生

  籍贯:湖南洞口

  现住:湖南省洞口县醪田镇广龙村

  部队:在原国民革命军第8军荣1师第2团第3营机枪3连服役,淮海战役后投诚,属24军72师215团第2营机枪3连,后参加抗美援朝战役,在上甘岭战役中,掩护黄继光冲锋,后因伤复员,回家务农至今。

  民国三十二年(公元1943年),我们的部队就开到了云南,滇西。跨过怒江,开始打松山,我们接的是71军的防,他们部队打得已经差不多了。我们营先是去攻山,后来守在一个山头上,打得也差不多了,只剩下18个人,军长李弥,云南本地人,上来了,他说:“剩下一个人,哪个人下去了,都拿来枪毙,要死守这个山头。”

  日本人也守在那个山头上,到处挖了坑道,他们还有工事,上面是碉堡,有个小房间那么大,地底下都还有几层。碉堡里面有些用混凝土、有些用黄泥巴夯紧了的,除正面摆枪的地方没有上钢板外,其它几面,全部包了很厚的钢板,开炮打都没得用,他们也很狡猾,晚上经常出来摸哨,白天不出来,就守在那个碉堡里面,冲到他们面前了就打,不到面前他们就不打。松山又太陡了,我们怎么攻也攻不开。

  军长李弥就想了个办法,集合了全远征军的工兵,挖地道,三十米左右的距离,挖到日本人的工事下面,手榴弹、炸药包,还有美国人的炸药,都堆在一起,把导火线抽出来,拧成一把,再用黄泥巴把导火线捏紧,从里面接出来,一拉,把那工事给撬开了。

  里面有50多个人,我们冲了进去,没死的补了枪,工事里面大衣、毛毯、子弹,像劈柴一样地密密麻麻地垒着,都堆满了的,我们搬了好几天都还没搬完。

  我们在松山,每个连队里差不多都还有两三个美国人,像我们连队,就有一个跟我一样是重机枪射手的美国人,他鼻子蛮高,眼珠子像猫眼睛一样,是绿的。他开枪,一定是要一口气把子弹打完再说,不管是打到地上去也好,打到天上去也好,这些美国人的“准星”很差,比我们都还差,日本人的枪法就太准了,我们完全不能比。你一抬头,他一枪就打过来了,一般情况下都是正中额头。副连长就在我身边被打死了,正中额头,他还教了我一首《满江红》,我现在还会唱:“……八千里路云和月……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还有个叫米奇昆的,是我们洞口竹市的人,一颗子弹从他腮帮子打进去,又从口里穿了出来,在山上只休息了七天就好了。

  我们在松山,炮火也是很猛的,就像落雨一样,从没有停过,死了后埋了的人,好多又被炸弹炸出来了。我也被炮弹炸伤了,炮弹皮皮伤了我的右背和胸前,流了很多血。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