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曾令池:魂牵梦绕的胜利日

湖南省洞口县委组织部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31日 14:12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姓名:曾令池 性别:男

  生日:1923年

  籍贯:湖南洞口

  现住:湖南省洞口县竹市镇梓木村竹正组

  部队:1943年入伍,原国民革命军炮一旅某特务连服役

  我们隔壁斜口村的杨忠潘在炮一旅部队当团长,我去了他那里,把我分到团部的直属特务班,名义上是特务和侦察兵,其实上就是杨团长的贴身警卫,他还发了我一把快慢机。

  1944年,我们搭火车去昆明,经过广西,我们火车有三个车厢,在柳州的河边,有个载货的车厢掉到河里去了,我以为要歇一个晚上,哪知来了辆吊车,三下五除二又把它吊上来了,火车继续开。到了昆明后,我们从鸡公坡过,那里60里山路杳无人烟,缺粮兼发瘟疫,那里有无数的人死了,我看到好多,有次我看到有个人拿个饭钵钵去盛崖岩上掉下来的山泉水,盛着盛着,人就栽倒在地,看到这个情况,想着自己也回不去家了,我们都在那哭。

  部队驻扎在(云南)镇南县的四川公馆,在那里驻扎了一年多,第4军是步兵,就经常来欺负我们,我们团有三个营,有个营长就说硬气话:“欺负得好,算了,欺负得不好,老子搞内战,一炮打过去。”他也只是发个脾气,冇一点用。那些步兵还经常到我们那里来打鸟吃,不是打仗的时候,是不能随便开枪的,有一次,杨团长听到“噼里啪啦”的枪响,就我在那里,他硬说我开的枪,抽了我几竹篾子,我争不过,回了屋里,还是听见“噼里啪啦”的枪响,我就跟杨团长说:“团长,你听咯,你听咯。”杨团长就出去把他们骂了一顿,把他们赶跑了。

  驻扎在镇南县的时候,因为我是侦察兵,我还去过上缅甸搞过侦察,日本人把上缅甸祸害得太不像样了,我们就在离边境不远的地方到处找日本人,那座桥(指惠通桥)都炸了,我们过桥就用一种很厚的帆布架桥,底下用帆布带子捆紧,桥很牢固,有一辆吉普车还开过去了,大炮就过不去,我们的炮不用到缅甸去,它打得很远,可以打三十多里。

  抗战胜利,镇南县人山人海,鞭炮放个不停,车子也多,非常的多,就听到司机在大声地吆喝:“闪开闪开。”那个时候非常的高兴,我现在一闭着眼睛,就好像听到有人在喊“闪开闪开”。

  在部队的时候,我不晓得写信,我是个文盲也不会写信,离开家这么久,我娘她以为我死了,哭了好多顿,给我烧了好多的纸钱,每次供菩萨都给我烧,我一进门,把我那瞎子娘吓了一大跳。我父亲三十多岁才生我,我回来的时候,他老得太不成样子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我用手戳了一下他,看到他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了。“傻宝哎,你回来了啊,你是从哪儿回来的呢?”我就说:“我啊,我是从路上回来的。”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