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曾锡贤:子弹擦着我的头皮飞了过去

湖南省洞口县委组织部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31日 14:14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姓名:曾锡贤 性别:男

  生日:1922.5.22

  籍贯:湖南洞口

  现住:湖南省洞口县高沙镇石堰村

  部队:在原国民革命军74军51师152团2营服役

  一天清早,天还只毛毛亮,日本人偷袭我们,他们每个人都带着把大刀,本来我们在山脚下安排了一个排长,带着一个班的人在那防备日本鬼子的,他们来到山脚后,一顿乱剁,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把我们的人都剁死了,只剩下三个人,排长倒没事,但是他完全吓懵了,话都讲不出了,忘记报警了,就围着山脚绕着走。

  日本人就摸到山顶上面去了,还没得一个人晓得,我们有个放哨的哨兵看到了,就朝他们大喊:“谁在那边,是哪一部分的?”日本人不说话,一枪打过来,把哨兵打死了。五连的连长,住在山顶上的指挥棚里,他还以为是自己人擦枪走火了,就骂了一句:“谁乱打枪啊?不准乱打枪!”日本人离指挥棚很近,对着发话的地方就是一枪撂过去,他们枪法太准了,一枪打在连长的喉咙上,五连的连长也死了。

  有一百多个日本人上来了。伍雄才营长就大喊:“不准退,顶住,兄弟们,给我打。”大家的手榴弹、机枪噼里啪啦响成一片,两边人离得太近了,都没隔一百米,脸上的表情都互相看得见。

  我在急救所的楼上把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杀啊杀啊!”的喊杀声,机枪也“嘎嘎嘎嘎”响,我听得都很清楚,像放爆竹一样。日本人不肯退,第5连又叫第4连过来帮忙,打了一个小时,日本人打死了七八十多个,只剩下一二十个人,就退下去了。

  5连有个跟我关系特别好的姓黄的排长,是我们黄桥铺的人,他跟我一样,部队驻扎在黄桥五里牌的时候,他也回家结了婚,路上行军时我们总走在一起,我们一路话很多,一次行军的时候他跟我说:“曾医官,这次打湘西,我看我们危险啊。”我就安慰他:“打仗还不都是这样,不要紧。”

  这次打仗,却正好打死了他。他当时拿着挺轻机枪,“嘎嘎嘎嘎”往前扫个不停,他扣着扳机不放,这一扣一扣,搞久了,这个美国机枪就出现了故障,扣不动了,他就喊:“报告伍营长,我的枪扳不动了。”“扳不动你等下你自己拿去修!”他就下意识地站起来,日本人一枪就撂过来,他歪了几下,就倒了下来,从山顶上一滚滚到山腰上。

  抬到我这里来的时候,已经没气了,出的血把担架都染红了,滴滴答答又从担架上往下流,滴在地上。他胸前的衣服袋子已经被人翻了出来,估计是抬担架的人偷偷去搜的他的口袋。我就又把他翻出来的口袋又放进去,口袋里面还有张小照片,是他新婚婆娘的照片,我认得他婆娘,我去他家喝过酒的。

  仗还没打完,黄排长的岳父老子就带着他的婆娘过来让他们团聚,他问我黄排长在哪,我指了指急救所后面空坪坪上的坟堆。

  吃完早饭后,本来没安排我去山上的,但我怕还有人死了没埋好,到时会臭得很,我就去了山顶,那里还驻着一个连队的人,结果我站在山顶顶上看啊,一个人都没有,他们都卧倒在壕沟,头上都戴了做伪装的草,其实他们都在我周围呢,密密麻麻,一片一片的,我还在那想,人都到哪去了?撤了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这时我突然听到一个人喊我:“医官!蹲下!危险!卧倒!赶快卧倒!赶快卧倒!你上来干什么?”我懵了,马上就蹲了下去,在我刚蹲下去的时候,日本人在对面山上,瞄准我,“嘭!嘭!嘭!”连发了三颗子弹打了过来,他们枪法很准,子弹擦着我头发飞了过去,吓得我脚都在打颤。我感谢这个姓陈的排长,他是个文盲,脸上尽是麻子,我们都喊他麻子。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