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曾秀文:娘在保平安

湖南省洞口县委组织部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31日 14:17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姓名:曾秀文 性别:男

  生日:1917年生

  籍贯:湖南洞口

  现住:湖南省洞口县高沙镇石门村万院组

  部队:原国民革命军52军直属工兵营,后任工兵营军需。1942年调入军部军事处任核算科长,抗战胜利后退伍。

  1937年7月7日,当我得知卢沟桥事变后,8月3日,我就去当兵了,我是第一期的照相兵,一直到抗战胜利,1945年冬天,我才脱离部队回了家。

  我家里只有两弟兄,我哥哥是52军25师74团第3营的营长,我兄弟两人都去从军,我爹又不在了,我娘肯定舍不得我,当时我在武冈读初中,就从学校直接去了,哪敢回家跟她说啊。

  我所在的部队是国民革命军52军直属工兵营第1连第1排第1班,我当班长,先在江西训练了一年多,再在江西、湘北一带打仗,我们最惨的一次,是在岳阳新墙河,队伍打垮完,就我没死,大家都讲我是长命鬼。没过多久,我又调去营部做军司了,干了两三年,日本人占了越南后,我们队伍就从湖南沿着湘桂线开到广西,再开到云南,去堵占了越南的日本人。车过柳州的时候,刚刚打过仗(指昆仑关战役),路上到处都是死人,都没有人埋,我非常的难过。在柳州一个叫高山村的地方,日军来了6架飞机,炸得我坐的那辆车子动不了啦,我们死了四十多个人,炮弹打了过来,原来我们那条凳子上坐了三个人,我身上留下了三个伤口,一个叫陈平的人,肚子破了,肠子都出来了,血如泉涌,当场死了,另一个叫张纪民的人,被炸弹冲掉了半边屁股,当时没死,过了几个时辰也死了。

  还有一次我也差点被飞机炸死,我挂念我屋里的娘,她是农历七月初八生日,她快生日了,我就去给她寄五百块钱,刚办完手续,我还没离开邮局,飞机就来轰炸了,邮局变成了一堆瓦砾,我就倒在邮局门口排水的水坑里,还好那石板是很大一块的,被炸得撑起来了,把我掩在了下面。

  抗战胜利了,我想着我屋里的娘,摸着夜路赶回了家。我娘一看到我就骂:“你们俩兄弟,快活啊,稍获名利,次而忘亲,视(我)若路人也。”骂得我好烦恼,我哭了好久。回家后我陪着她只过四五年,她就过世了。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