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梁桂晚:坚守雪峰山

湖南省洞口县委组织部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31日 14:22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姓名:梁桂晚 性别:男

  生日:1924年10月1日(2015年8月8日逝世)

  籍贯:湖南洞口

  现住:湖南省洞口县高沙镇红鹅村新建组

  部队:1944年夏在洞口高沙街上被抓丁,参加原国民革命军100军19师57团2营独立迫击炮排,参加过雪峰山会战之江口青岩狙击战。

  我们排里只有一门迫击炮,20条枪,其他的人都挑担子,担火箭弹和迫击炮弹,迫击炮弹一人担四颗,火炮弹轻的一点点,可以担多几颗,我是担火箭弹的。

  部队到了隆回沙子坪后,听到有人讲,第1营在隆回桃花坪的芙蓉山被日本人围了,我们就撤了回来,到了洞口江口的青岩,王耀武讲,不能再退了,不能让日本人过雪峰山,日本人要是打到芷江机场,我们中国就全完了,我们必须要在青岩死守。

  那些山顶顶,要么就是被日本鬼子占了去了,要么又被我们占了回来了,来来回回一直在搞,两边都死掉了数不清的人。在这里,我们排里又多了几门迫击炮,我们迫击炮排的人,就躲在步兵的后面,班长和副班长,负责开火和调望山,还有两个发射手,班上其它的人都去搬炮弹,我也是个搬炮弹的。日本鬼子最恨的就是我们这些炮兵,他们冲上来,宁肯自己死,都要开枪打我们一下,为什么?是因为我们躲在步枪的后面,不直接上战场跟他们面对,但是我们又给他们造成了巨大的伤亡。

  我记得有一次,把我们都吓得要死,就在三角垴的一个山尖尖上,不晓得哪个剁脑壳的点了火后,那个炮弹冇有飞出去,就落在我们十多个人的身边上,把我们十多个人都吓傻了,那个剁脑壳的炮弹,它冇有叫,叫了我们都要变成渣渣了。

  我们师长叫杨荫,我老乡,洞口黄桥五里牌的人,胖胖的样子,高高大大的一个人。团长是钟雄飞,他比师长对我们要好,他晚上巡查,还给我们盖被子,我们都做梦去了,还有没去做梦睁开眼珠的,不止一两个人,讲起这个事。他讲话又和气,又好笑,还喜欢跟我们扯谈,我们都认他,他也蛮英雄的呢,仗打到后面,他就亲自带着两营兵马,带头在前面,往山顶上面冲。

  我们死了120个人,其它部队的人死了多少人我不就知道了,我们就在江口枞山坳那里,挖了个坑,把死人都埋了,现在那还有个墓碑。前段时间还爬上去看了,我的心愿已经了啦。我当初也到那挖了坑呢。挖坑的时候,钟团长哭得好大一声,像牛叫一样,埋的都是他的兵呢,我当时想,这些人死了,都不晓得是哪个埋他的,我要是打死了,也不晓得是哪个埋我,我也就跟着哭起来了。

  仗打完后,我们部队先到龙潭的青山界集合,然后在洞口山门、洞口水东,住了段时间,又去了洞口石江、隆回去赶鬼子。在隆回,有一次,我们排有三个人,去前面搞侦察,给我们找路,他们还要在树上或者地上,画一把X,给我们做标记。结果呢他们碰到一队日本鬼子,把我们那三个人,都打死了,有一个就是我的班长。缺天良的,我的那个班长,就这么被打死了,一枪打在脑壳上……(此文原标题为:梁桂晚:钟雄飞像牛叫一样地哭,埋的都是他的兵呢)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