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林春生:我俘虏了一个鬼子兵

湖南省洞口县委组织部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31日 14:24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姓名:林春生 性别:男

  生日:1925年

  籍贯:湖南洞口

  现住:湖南省洞口县高沙镇荷花村林家组

  部队:1940年入伍,被编入第8军第5师在宜昌周边负责江防,稍后参加过鄂西会战。1944年下半年,刘春生所在部队被合并到第74军58师,次年参加湘西会战,抗战胜利后返乡。

  捉到我们一百多个人,送到武冈城里的玉带桥,这是个风雨桥,我们住在桥廊里面,桥底下生满了草,人挤人,桥底下的草全部踩烂完,扒开草丛,全部都是虱子。关了两个多月,集起来一千五百多人,送到澧县,又关了十多天,开往湖北一个叫(宜昌市)曹家畈的地方,我们每天都训练,那里有条小河,很多沙子,我们吃完早饭,打好绑腿,跑一两个小时,再脱光衣服,到水里浸一个小时,然后上来,穿好衣服继续跑一两个小时,这样练了两个多月,我们练死了一两百个人,医院里住着几十个,只剩下一千二百多个好的,补充到连里。

  分到第5师15团第1营第3连,还发了我一把苏联马枪,因为我个子还比较矮,汉阳造比我人都还高,不好拿,这个马枪比汉阳造要短一些,有皮带可以搭在肩上。

  在那过了一两年,有一次,我在乌龟山放哨,这个山上长满了有一个人高的油茶树,有一点点陡,有个日本鬼子,弓着腰,端着刺刀来摸哨。我就悄悄把枪放下,我胸前还挂着四颗手榴弹,等他过了身,我就扑了过去,撞在他屁股上,我就用手榴弹打在他肩膀上面,他就哇哇大叫,上面不远处还有我的班哨,听到这个声音,我的班长钟国陶就大喊:“哎,要活的,要活的。”我就不打了,如果他没说要活的,我就用手榴弹直接敲在日本鬼子的脑壳上打死这个鬼子了。班长就带着一个人走了过来,我们捆住了这个日本人 ,还缴了这个日本人一支枪,两个手榴弹,十板共五十发子弹。

  因这回功劳,我就升到15团卫生队当器材上士,专门管药材。卫生队驻扎在湖北建始县,队长是军医主任戴国梁,四川人。我们还有个担架排和掩埋排,都是专门抬伤兵的,另外还有几个军医和几个看护兵,卫生队总共有一百个人出头。然后打宜昌,我们部队被日本人包围了,一万多人没救到一千人,我们卫生队也死了很多人,其它没死的人也都被鬼子捉去了,此后再也冇得音信,就我一个人,背着个药箱子,给伤兵上药去了其它地方,81个人去了前线,就只剩我一个人回来。

  部队开往湖南,打湘西会战,我们在(绥宁)唐家坊把日本人给包围了,日本有几百号人,上级就给芷江发了个电报,芷江就派来了一架飞机,低低地投了两颗燃烧弹,几百人全死了,连山全部都烧起来了,武器只救到些枪管子,枪托都烧没了,都烧成废铁。那里不通路,打完仗后,我们就喊当地老百姓上山去捡废铁,再送到(绥宁)红岩来,捡到的废铁都装了两卡车。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