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刘定顺:炸弹落在身边爆炸

湖南省洞口县委组织部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31日 14:49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姓名:刘定顺 性别:男

  生日:1923年2月

  籍贯:湖南洞口

  现住:湖南省洞口县高沙镇南泥村茶元组

  部队:1941年被捉壮丁入伍,童年入原国民革命军第5军守传达室,后调入第5军战车防御炮营,才加过豫湘桂战役之全州战斗,1944年底调入炮兵54团第2营1连,1946年去了綦江县第二汽车修造厂,1948年回家务农至今。

  1944年冬天,日本人打到广西来了,我被调到第5军战车防御炮营,连长叫王成,我们在广西靠近湖南东安的地方打仗,那几个月,经常是枪子在身边飞来飞去,也经常看到炸弹落到地面来,我每天都有可能死掉,也许眨个眼睛,枪子就穿到我身上,把我打死了,只能把自己的命交给老天爷,自己完全做不了主。

  国民党的兵说是说每天五钱盐,九钱油,每月一斤南宁肉,四十五斤米(旧制十六两制),我们部队还好,没有什么上级乱扣的现象,但是物质实在是缺,其它还好,但是米大概每个月只吃到四十斤,我二十岁的人,吃那点东西哪里吃得饱,吃着吃着我人就不行了。衣服就是件很薄的棉衣,隔层里面缝了一点点棉花,又没衣服换,长满了虱子,下雨的时候,衣服湿了,冷到骨头里,哪里受得了。经常是喊着要走了就必须马上动身,搞得我有次七天七夜没有睡一下觉,累得我都打摆子,全身颤抖停不下来,还屙血,也冇晓得,那几个月我是怎么扛过来的。

  这个仗打赢后,我们部队被合并到炮兵54团,我编在第2营1连,有次我们部队经过(河池)金城江火车站,在那里睡了下来,这个火车站有栋小屋子,大概十来个平方米,屋子里面的空地都被其他的兵睡满了,我们就睡在屋子外面,还好外面没有下雨,泥地是干的,我们找到些稻草,垫在地上打地铺,毯子很薄,我和浏阳人尹耀华两个人挤在一起睡,我们两个人两张毯子,盖一张垫一张,挤在一起也暖和一点。哪知刚躺下没多久,来了三架飞机,日本人很讨嫌,仗打输了,还开飞机来炸我们的火车站,投了一地的炸弹,投在远处的炸弹都炸了,有一颗炸弹,落在我身边四五步远,“啪”的响了一声,它没炸,这个炸弹有铝提桶那么大,它斜斜的,有一半插在土里。要是响了的话,会留下一个很深的坑,可以炸一丈田宽,那我和尹耀华肯定没命了。

  尹耀华他就起身走开了,我太虚弱了,累得实在走不动,就不理这个炸弹。有个路过的老百姓看我还躺着,就过来劝我:“同志哎,快走啊,炸弹有慢性的,等下会爆啊。”我不得不爬起来走开了。(此文原标题为“刘定顺:飞机投的那颗很大的炸弹,它落在我身边,它没响”)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