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蒲贤如:守飞机的人

湖南省洞口县委组织部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31日 15:13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姓名:蒲贤如 性别:男

  生日:925年12月

  籍贯:湖南洞口

  现住:湖南省洞口县黄桥镇复兴村

  部队:1941年底1942年初入伍,在芷江守飞机场,属宪兵团第10团2营6连3排9班,1945年抗战胜利后退伍。

  “人不在,飞机坪也要在,人在,飞机坪不在,大家都要死。”当那几年兵,长官跟我们讲的这句话,让我印象极其深刻。

  我们宪兵团第10团驻扎在芷江七里桥,就要专门负责守飞机坪,任务就是巡查和放哨。

  我刚到芷江的那段时间,汉奸来得比较多,他们在躲山上,日本人的飞机一来,就发信号枪给飞机指路投弹,我们就天天去捉汉奸,到处转来转去,我没捉到,但别人有捉到的,捉到的这些汉奸各省的人都有。平常我们还要站岗,没有飞机坪的工作证,不管官多大,谁都不准进。站岗的也有美国佬,他们跟我们不住在一起,比我们吃得要好,吃鸡都只喝汤,人都很高大,他们到城里玩,都是坐车去的,不比我们,全靠两只脚。开飞机的人中,也有很多的美国佬,比开飞机的中国人还要多一些。美国佬还有狗,这些狗非常聪明,叫它吃就吃,叫它睡就睡,叫它往哪走就往哪走。

  我们的飞机都是躲在七里桥那边的山里面,那里都是些一个人抱不过来的大树,天上看不到地上,我们打了很矮小的竹棚子做掩护,还在山上挖了洞,飞机不飞的时候,就藏在山洞里,日本人的飞机发现不了。它们经常来轰炸,隔天就来轰炸一次,一来就是十多二十多架。我们就发警报,先是预先警报,再是空袭警报,然后是紧急警报,警报声是一次比一次急,到第二声空袭警报的时候,我们就要原地待命,不能随意跑动。

  飞机一来,我们的探照灯就打上去,它们像燕子一样在空中盘旋,突然一个倒栽葱下来,扔两颗炸弹,“嗵嗵”,又猛地往上飞,另一架又马上接着来,又是扔两颗炸弹,另外一架又接着来了,不停歇地炸,芷江城里的屋到处都被炸烂完,城都全部被炸平了,原来还有一条街,现在只有一些生意人,搭着棚子在那做生意。

  1944年底那段时间,我们在飞机场修了雷达,他们的飞机一来,我们的飞机事先得到信号,就马上起飞,把它们在空中包围,打落了几架,后来,他们的飞机就再也不敢来。

  日本人打湘西的时候,我们虽然没有参战,但是受了很多的苦,经常是饿一顿饱一顿,子弹带、手榴弹,还有从中正式步枪换成的美国步枪,全部都要带在身上。随时做好作战准备,一吹哨子就必须马上集合,有个时候跑步十多里,在山上,靠着树,眯着眼睛就算睡觉,随时待命,衣服也不准换,经常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还全部生了虱。

  这样的苦日子只呆了大概两三个月,随后又过了两三个月,日本人就来芷江投了降。总共来了五架飞机,第一架飞机是中国的,后面两架是日本人的,这两架尾翼上面还系着块白布,后面还有两架是中国的,每架飞机大概下来了两个人,听说来了何应钦,还有日本人岗村宁次,他们呆了只半个小时,飞机又起飞飞走了,听说去了南京,在那儿正式恰降,我们宪兵第10团还跟去了一个排,带队的排长是我的排长盛绍乐,我没去。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