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严翠爱:与日军激战失去了整个下巴

江苏省宿迁市委组织部 宿迁日报社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31日 16:42 | 来源:共产党员网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他,曾经在泗洪土地上浴血奋战,奉献青春;他,被日本兵的子弹打掉整个下巴,死里逃生;他,作为一代抗战老兵,至今念念不忘那段峥嵘岁月……严翠爱,男,现年93岁,抗战老兵。战斗中他英勇杀敌,多次负伤。1942年冬天在追击日军时下巴中弹负伤,整个下颚骨头被子弹打掉。负伤后的73年间,他只能喝稀饭等流食,现居泗洪县上塘镇响桥村。

  沿着乡间小路,我们一路驱车往前开。在泗洪县上塘镇响桥村一处临近乡村道路边的小院里,见到了抗战老兵严翠爱。见到严翠爱时,他正在偏屋里看电视,戴着眼镜,精神不错。看到老人在战争中被子弹打掉整个下巴后的面容,让记者在震惊之余更多的是内心的崇敬。

  听说记者要采访自己,严翠爱赶紧回里屋换了身干净衣服,吩咐儿子找出深藏在箱子中的纪念章,向记者敬了一个礼。已是93岁的高龄,严翠爱的耳朵不太好,记者和他的沟通,从讲话逐渐变成“喊”话,老人的儿子见状上前拉着老人的手,凑近他的耳朵大声喊:“他们听说你抗日战争时打过日本兵,你给讲讲啊?”

  严翠爱大概只听到了“打日本兵”,他一下激动起来,右手颤巍巍地抬在半空中,一件一件地细数日军的罪行。

  夏日响桥村的正午,伴随着蝉鸣,严翠爱老人铿锵但哽咽的声音在讲述着曾经的抗战过往,震荡人心。

  抗战烽火起,正值青春年少的严翠爱,眼看着日军在自己的家乡肆虐,屠杀百姓焚烧房屋,1942年夏秋季,20岁的他毅然参军抗敌卫国保家乡。入伍后,编入新四军4师11旅31团,成为一名对日抗战军人。刚参军没几个月,严翠爱便随部队参加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场大战役——淮北33天反“扫荡”战役。

  硝烟弥漫的战场,异常残酷。当记者询问他心里怕不怕时?老人挥手道:“当兵就没有过怕,看着乡亲们惨死在小鬼子的刺刀和机枪下,我一心想着多打日本鬼子,打胜仗。”敌军装备精良,严翠爱和战友们背着土枪和几发子弹与日军战斗。严翠爱回忆说,部队和日军交锋时打得非常激烈。“他们夺走了阵地,我们又夺回,双方打起了拉锯战。当时日军不时扔下炸弹,轰一声,就在身边爆炸。”老人边回忆边做着手势。

  随着时间的流逝,年岁的增长,严翠爱已记不清他在这场长达33天的战役中是哪一天负伤的,“只记得那天天很冷,我和战友们在壕沟里,当我们冲上壕沟准备和敌人搏杀时,突然脸上一阵剧痛,一摸感觉整个下巴没了,血和肉挂在原来应该是下巴的地方。整个人蒙了,耳边只听得见枪炮声、炸弹声、厮杀声……”

  下巴被子弹击穿打掉,遭受重伤、面部血肉模糊的严翠爱在战友的掩护下撤离战场转入后方医院进行救治。在经过大小几场手术后,严翠爱的命保住了,但被日军打掉的下巴永远留在了战场上。

  负了伤的严翠爱下了火线,在部队疗养院休养治病,随部队辗转,直到1945年退役回原籍务农。后来,严翠爱被部队评为三等甲级伤残革命军人。如今,严翠爱与儿子生活在一起,孝顺的儿媳事无巨细地伺候着老人的生活。采访中,严翠爱一直将纪念奖章捧在手中,老人手中捧着的,也是军旅生涯的记忆。“如果日本鬼子再来侵略,我还会拿起枪去战斗。”

  每一位老兵,都是一部活着的抗战史;每一位老兵的回忆,都带着热血与温度。听着他的抗战记忆,更多的是他对战友们的缅怀。“连续多天的战斗,伤亡惨烈!”据老人回忆,那场战役,很多相识的同乡和战友都牺牲了,一说起他们,严翠爱一直重复着“太惨了,太惨了!”

  在采访结束时,老人对着镜头敬了个标准的军礼,让我们看到了当年那个反“扫荡”战役中与日军激烈战斗的爱国青年的杀敌报国心。

责任编辑:刘昱焓
主题教育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