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救人民于涂炭,拼死力与国际帝国主义者相反抗

——关向应致叔父关成顺(1924年)

5af317ba5bc1469dbf5dfc8234f35b55

关向应

  关向应(1902-1946),满族,辽宁大连人。1924年春参加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1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24年底,赴苏联入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回国后主要从事工人运动和共产主义青年团工作。1928年7月当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并担任共青团中央委员会书记。1930年调中央军委和长江局工作,曾任中共中央军委常委、书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长江局军委书记等职。1932年1月被派往湘鄂西革命根据地,曾任中共中央湘鄂西分局委员、湘鄂西军事委员会主席、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军政治委员、中共中央西北局委员、红二军团政治委员。1935年11月,同贺龙、任弼时等指挥红二、红六军团长征。抗日战争爆发后,曾任八路军第一二〇师政治委员。参与创建晋西北抗日根据地。1940年2月起任晋西北军区政治委员、晋绥军区和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政治委员、中共中央晋绥分局书记。第六、第七届中央委员,第六届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委员。1946年7月21日在延安病逝。

  这是关向应1924年赴苏联学习前写给叔父关成顺的一封信,表达了自己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叔父尊前:

  谕书敬读矣。寄家中的信之可疑耶?固不待言,在侄写信时已料及,家中必为之疑异,怎奈以事所迫,不得不然啊!侄之入上海大学之事,乃系确实,至于经济问题,在未离连以前,已归定矣,焉能一再冒昧?当侄之抵沪,为五月中旬,六月一日校中即放假,况且侄之至沪,虽系读书,还有一半的工作,暑假之不能住宿舍耶,可明了矣。至于暑假所住之处,乃系一机关,尤其是秘密机关,故不姿意往还信件,所谓住址未定,乃不得已耳。

  至侄之一切行迹,叔父可知一二,故不赘述。在此暑假中,除工作外,百方谋划,始得官费赴俄留学,此亦幸事耶。侄此次之去俄,意定六年返国,在俄纯读书四年,以涵养学识之不足,余二年,则作实际练习,入赤俄军队中,实际练习军事学识。至不能绕道归家一事,此亦憾事。奈事系团体,同行者四五人,故不能如一人之自由也,逐同乘船车北上,及至奉天、哈尔滨……等处,必继续与家中去信,抵俄后若通信便利,必时时报告状况,以释家中之念。

  侄此次之出也,族中邻里之冷言嘲词,十六世纪以前的人,所不能免的。家中之忧愤,亦意中事。“儿行千里母担忧”之措词,形容父母之念儿女之情至矣尽矣,非侄之不能领悟斯意,以慰父母之暮年,而享天伦之乐,奈国将不国,民将不民何?“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爰本斯义,愿终身奔波,竭能力于万一,救人民于涂炭,牺牲家庭,拼死力与国际帝国主义者相反抗。此侄素日所抱负,亦侄唯一之人生观也。

  以上的话并非精神病者之言,久处于(……)[注]出外后之回想,真不堪言矣,周围的空气,俱是侵略色彩,黯淡而无光的,所见之一切事情,无异如坐井观天,最不堪言的事,叔父是知道的,就是教育界的黑暗,竟将我堂堂中华大好子弟,牺牲于无辜之下,言之痛心疾首!以上是根据侄所受之教育,来与内地人比较的观察,所发的慨语!叔父是久历教育界的,并深痛我乡教育之失败,也曾来内地视察过,当不至以侄言为过吧。

  临了,还要敬告于叔父之前者,即是:侄现在已彻底的觉悟了,然侄之所谓之觉悟,并不是消极的,是积极的;不是谈恋爱,讲浪漫主义的……是有主义的,有革命精神的。肃此,并叩

金安

侄向应 禀

(改名向应)

成顺叔父尊前:

  代看完交成羽叔父,肃此敬请

金安

  家中还恳请

  叔父婉转解释以释念

  注:原稿此处若干字被涂抹,并在边上注明:“这一段不能明写,领会吧!”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9日 09:35      来源:共产党员网 打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调查问卷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