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榜样4》专题节目
1 1 1

榜样说•说榜样③ 王淑芳自述追星北斗

  编者按:王淑芳是参加我国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建设的首批大学生之一,毕业时投入北斗系统建设,执笔4项国家军用标准,28岁担任北斗系统设计师,32岁担任主任设计师,曾见证两代北斗的问世和成长。2007年,面对已有的荣誉和辉煌,她毅然转身,转业到交通运输行业,推动北斗产业化发展和交通运输信息化建设,牵头实施军民融合项目北斗民用示范工程,使得近年来道路运输重特大事故逐年下降,死亡率同比下降了近一半,让北斗逐渐惠及民生。以下为王淑芳2017年走进复旦校园,与师生共话理想与人生时的讲述内容。

追星北斗 圆梦交通

  我是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建设的第一批大学生。我很幸运,见证了北斗系统的问世,也见证了北斗惠及民生日益强大的成长。我的两次人生选择都和北斗有关,22年前,我大学毕业开始投身北斗系统建设,曾参与两代北斗系统建设,28岁担任北斗设计师,32岁担任主任设计师;12年后,我又转到交通运输行业,一切从零开始,踏上了北斗产业化推广道路。

  有人问我,你为什么对北斗如此执着?

  北斗是我国自主研发、独立运行的全球卫星导航系统,通俗点说就是中国的GPS。GPS是免费的,还那么好用,我们中国为什么还建北斗呢?GPS系统是美国的,2000年以前,我们使用的GPS定位精度是100米,现在精度10米左右,约10米是GPS民码的真正精度,100米是美国通过控制卫星信号人为加上去的,这就是美国GPS的S/A政策,叫选择可用性,目前卫星导航已经深入到国民经济各个领域,与国家安全息息相关,所以决不能依赖于人,中国必须建自己的卫星导航系统。当然,卫星导航系统需要强有力的经济能力和技术能力的支撑,不是想建就能建的。现在世界上只有四大导航系统,美国GPS、俄罗斯GLONASS、中国北斗、欧盟伽利略。2014年,北斗获国际海事组织认可,成为全球第三个海事服务系统,北斗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三。北斗世界第三,这一点对我很重要,因为这是大学毕业时投身北斗的一个梦想。

  1994年,我还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大四的学生,正赶上北斗工程在筹备,筹备办的几位同志到我北航去招生,当时一位白发苍苍的总师说,我们国家要建自己的导航系统了,除了美国GPS和俄罗斯GLONASS,北斗导航将是世界第三,国内空白。世界第三、国内空白,关键还是从头开始建设,我一听就特别激动,我说我得参加呀!可是兴奋之余,我又犹豫了,我家是农村的,靠借钱上的大学,我学的电子工程是当年最热门的专业,同学们有的出国、有的去外企,我该不该找个好工作挣钱还钱?后来我给家人写了封信,表达了我的想法。但我的想法并没有得到家人同意,经过反复思考,我还是决定参加北斗系统筹备建设。

  参加北斗研发过程中,我负责系统总体设计和用户机研制。当时,没有成功经验可以借鉴,北斗系统建设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北斗用户机就是在这种条件下开始的国产化研制。有这样一个场景让我特别难忘。当年为了验证理论是否正确,我们经常对关键指标选择两到三个团队背靠背去做,背靠背通了就证明理论对了。有一次,在接收机和卫星模拟器联调的时候,死活就是连不通。没办法,我们就把几万个0101二进制码全部打印出来,一点一点排查,找规律,最后发现,理论上都没有错,但我按北航课本的理论设计与工程实践略有差异,导致结果连不通。其实在北斗研发过程中,这种情况是非常常见的。但最让我难忘的是1997年,我和我的团队见证了第一台北斗用户机的诞生。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已经是半夜两三点钟,我们感觉快看到曙光了,所以舍不得放下,突然,哗一下子,信号通了,虽然只是摊在桌子上的桌面系统,但这意味着北斗的技术体制被验证是正确的,这绝对是一次重大的技术突破!当时我和我的团队就抱在一起得哭了,泪水包含了心酸和喜悦。我们就一直聊啊聊,直到天亮也不愿意离开。这么多年过去了,北斗研发的一幕幕依然历历在目,非常留恋那段艰苦而令人难忘的岁月。

  为了验证理论设计的正确性,我们把每个指标都定的特别宽,所以研发成功只是第一步,优化设计更为重要。九十年代由于国力有限,为了省钱,我们采用比GPS还难的双星定位技术。双星定位体制下,用户机必须向卫星发射信号才能定位。最初,我们将发射功率定为30瓦。这么强信号对人体到底有没有害?还能不能再降低?带着这些疑问,我们开始对北斗进行全面测试。炎炎夏日、骄阳似火,一测就是几个小时;瓢泼大雨、鹅毛大雪,我们也陪着用户机淋在雨中、冻在雪中,因为这是测试恶劣天气对卫星信号影响的最佳时机;为了掌握下雪前后的数据变化,我在东北蹲守了一周,反复测试,反复比较。用户机设计规格比较高不怕冻,可测试仪器一冻就“罢工”,没办法,我只好解开大衣,把测试仪器搂在怀里……就这样测试了几个月,因过度劳累,我心脏出现频发早搏,多次晕倒在工作岗位。有一次,医生让我做24小时心率监测,我一看,这也不影响工作啊,于是偷偷跑去工作了。第二天,我被医生臭骂了一顿,用户机发射信号干扰了心率监测仪,监测白做了。不过我们的付出没有白费,经过测试,用户机发射功率由30瓦降到了1瓦以下,降到了安全的指标区域,为北斗标准制定积累了宝贵的数据财富。

  2007年,我再次做出一次重要的人生选择,转到交通运输部。当时家人很不理解,在北斗研发领域,我已经小有成就,作为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转到一个陌生的领域从头开始,这到底是为什么呀?世界两大导航体,美国GPS和俄罗斯GLONASS同期建设,GPS几乎成了导航的代名词,让全世界都离不开它,很大一个原因就是GPS用得好,通过产业链反哺系统建设。深刻理解推广应用对北斗发展的重要性,所以我就选择了推广北斗这条路。

  到了交通才发现,推广北斗远比想象的难得多。为了促进北斗应用,我们不断研究北斗与交通技术的融合,让北斗逐步适应交通行业的应用。又是十年磨一剑,现在有600多万台北斗终端进入交通领域,极大促进了北斗产业化进程。一方面是对北斗产业的促进,另一方面,也提升了行业管理能力和水平,近年来道路运输重特大事故逐年下降,死亡率同比去年前下降了近一半。每起事故背后是多少个生命的殒没,多少个家庭的破碎!我经常想,如果通过我的努力,哪怕避免一起交通事故,哪怕挽救一个人的生命,我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北斗94年立项,2000年才发射第一颗卫星,难度可想而知。卫星轨道就像公共停车位,也是先到先得,当年我们和俄罗斯争一个轨道位置,我们几乎连轴转。我结婚十年才要孩子,现在同学的孩子已经上了大学,我女儿还在小学,但我不后悔自己的选择,为北斗付出再多都值得!不过我还真有个遗憾,那就是对我父母。我们家6个孩子就我上了大学,由于忙于北斗建设,我没能见到父母最后一面,成了我一生的遗憾。1998年,我的母亲病逝,当时正值北斗星地模拟联调的关键时刻,我没能守在母亲身边;2000年,我的父亲也离我而去,当时正值第一颗北斗卫星升空,我没能见到爸爸最后一眼。今天,每每遥望星空,我相信,爸爸妈妈在天堂看到北斗群星灿烂,他们一定能够理解我的选择。

  今年我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当选为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党代表,组织上把荣誉给了我,但我知道,我只是北斗和交通两个团队的代言,是他们默默的付出才有了北斗今天的成绩。我的战友在修理天线时被射频辐射,就像被微波烤了一下,至今仍在承受慢性肾炎的痛苦,北斗建设初期的一代代北斗人就这样默默地付出又默默地退出了历史舞台;交通人在推广北斗的过程中承担着巨大的社会压力,但他们毫无怨言,默默承担着北斗推广的重任。让我欣慰的是,现在很多款手机都嵌入了含有北斗功能的导航芯片!科研没有止境、奉献没有终点,我将不忘初心,继续努力。谢谢大家!

点击进入《榜样3》专题节目

点击进入《榜样3》专题节目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16日 10:39 来源:共产党员网 打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有奖调查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