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大鹏之动,非一羽之轻也(详解版)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中的传统文化智慧

63be87b6e06e4e7cb9f86170fb00dd95

专栏: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中的传统文化智慧

  “大鹏之动,非一羽之轻也;骐骥之速,非一足之力也”这句名言,是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中引用的。习总书记说:“推进任何一项重大改革,都要站在人民立场上把握和处理好涉及改革的重大问题,都要从人民利益出发谋划改革思路、制定改革举措。汉代王符说:‘大鹏之动,非一羽之轻也;骐骥之速,非一足之力也。’就是说,大鹏冲天飞翔,不是靠一根羽毛的轻盈;骏马急速奔跑,不是靠一只脚的力量。中国要飞得高、跑得快,就得依靠13亿人民的力量。”

  “大鹏之动,非一羽之轻也;骐骥之速,非一足之力也”的出处,是汉代王符的《潜夫论》。

  王符(约85—约163),字节信,安定临泾(今甘肃镇原)人,东汉政论家、文学家、进步思想家。王符一生隐居著书,崇俭戒奢,讥评时政得失。因“不欲章显其名”,故将所著书名之为《潜夫论》。其书以儒家为体,以法家为用,涉及到用人、行政、边防、宗教信仰、民风民俗等诸多问题,具有极高的思想和历史文化价值。后世将他与王充、仲长统并称“后汉三贤”或“东汉三杰”;而刘熙载更是把他与董仲舒相提并论,足见其成就之高。

中华书局出版的《潜夫论》

中华书局出版的《潜夫论》

  《潜夫论》今存35篇,连同《叙录》1篇,共36篇。“大鹏之动,非一羽之轻也;骐骥之速,非一足之力也”即出自第29篇《释难》。“难”是“问难”“诘难”之意,“释难”就是解答别人的诘难。王符所在的东汉时代,虽然儒家学说已经取得了官学的地位,但这种地位毕竟是在本朝才获得的,所以很多人并不像宋代、明代那样,将儒家的主张视作天经地义。当时有人对于儒家的一些说法颇有怀疑,所以王符就以此文作答,回应了这些诘难。具体到“大鹏之动,非一羽之轻也;骐骥之速,非一足之力也”这句话,则是王符对于当时一些人认为儒家不应该将尧舜并称,将他们作为“圣君”进行崇拜这一看法所做的回答。

  今天我们说到尧和舜之间的权力交接,都会很自然地想到“禅让”这动人的一幕:尧老了,发现舜很能干,于是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娥皇和女英嫁给他,让两个女儿对舜进行贴身的考察;在认定舜确实是合格的接班人后,就把天下禅让给了舜。

  这动人一幕从何而来?来自儒家,特别是来自《孟子》。我们今天认为尧和舜的关系极好,对于尧舜禅让之事有着那么高的评价,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儒家经典的影响,因为儒家在后世被奉为官学,所以他们对尧舜之间的关系的描述,也就成为后世人心中的标准图景。但在非儒家的人看来,事情可能未必全然如此。历史上,关于尧舜的禅让,是有一段公案或者说一团疑云的。比如《竹书纪年》这部现今唯一留存的未经秦火的史书就明确说:“昔尧德衰,为舜所囚也。”“舜囚尧于平阳,取之帝位。”另外,按照记载,舜在执政以后,是对尧时的政治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的。于是当时一些人就对儒家将尧舜并举的做法提出了怀疑。身处汉代,经学正盛,他们当然不敢说什么“舜囚尧于平阳”的话,于是他们就抓住了儒家经典记载的舜继位后曾经大力改革的话,说舜既然改革尧政,就说明他们的治理理念是很不相同的。既然不同,就不可能都好。现在儒家说这两个人都很好,岂不是自相矛盾吗?

  对于这种诘难,王符的回答是:一点都不矛盾。所谓矛盾,其先决条件,是一个是矛,一个是盾;一个是进攻的,一个是防御的;有一个是伤害人的,一个是防止被人伤害的,两件事物的性质完全相反。但尧和舜不一样,他们都是要有利于天下人的,怎么会矛盾呢?这就好比用两支蜡烛来照亮屋子,一支蜡烛将屋子照亮,再点起另一支蜡烛,屋子里就更加明亮了。不是说后面的蜡烛比前面的蜡烛亮,而是两只蜡烛的光互为照耀,共同让屋子更加明亮起来。舜和尧的关系就是这样,不是说尧的统治不好,而是舜在尧的基础上把天下治理得更好。在解释了这个道理之后,王符就说出了这句名言:“大鹏之动,非一羽之轻也;骐骥之速,非一足之力也。众良相德,而积施乎无极也。尧、舜两美,盖其则也。”大鹏冲天飞翔,不是靠一根羽毛的轻盈;骏马急速奔跑,不是靠一只脚的力量。贤德的君子们一起努力,事情才能尽善尽美,尧和舜就是这样典范。

  “大鹏之动,非一羽之轻也;骐骥之速,非一足之力也”这句话对于我们来说,主要有两点启示。

  第一,历史是连续发展的,不同历史发展阶段的历史人物有其自身的使命,也有其自身的特点,这种不同,不能构成是彼非此或是此非彼的理由。王符的这番话,是直接针对“尧舜道德,不可两美”的诘难来说的,他的回答,不但在当时捍卫了儒家学说,直到现在,这种分析问题的思路还是有其现实意义的。以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历史而论,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以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志,可分为两个截然不同的历史时期。两个历史时期的路线方针政策,存在着非常明显的差异。正是因为这种差异,一些人要么用前一个阶段否定后一个阶段,要么用后一个阶段否定前一个阶段,他们所犯的错误,其实就是“尧舜道德,不可两美”的错误。正像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有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后两个历史时期,这是两个相互联系又有重大区别的时期,但本质上都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探索。”所以,既不能用后一个历史时期否定前一个历史时期,也不能用前一个历史时期否定后一个历史时期。所谓“大鹏之动,非一羽之轻也;骐骥之速,非一足之力也”,是两个历史阶段的合力,促成了我们今天社会主义建设所取得的成就,两个阶段都应该肯定,不可偏颇。

  团结协作,是一切事业取得成功的基础。王符说“大鹏之动,非一羽之轻也;骐骥之速,非一足之力也”,就其具体语境而言,说的是以尧舜为代表的君子合力将天下建设得更加理想,但其意义,却远远超过了王符所谈论的事情本身。这就是,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没有一个人是全知全能的神灵,要想做成一番事业,就必须依靠众人的团结协作。在这个方面,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以蚂蚁为例,它堪称是世界上最为卑微无力的物种之一,单只的蚂蚁甚至根本就进入不了我们的视野。但千万只蚂蚁聚拢起来,却彷佛在忽然之间就成了一只智慧的动物,成为一股几乎不可战胜的力量。它们可以让凶猛的野猪很快成为一具白骨;它们可以制造复杂和完美程度都令人叹为观止的洞穴;在过河的时候,成千上万只蚂蚁可以组成一个球,以牺牲表层少数蚂蚁的代价,保证大多数蚂蚁能够安全渡河。不仅是蚂蚁,包括蜜蜂、角马、乌鸦等,几乎都有这种现象。这些动物都在告诉我们,将单一的个体聚拢起来,就会形成一个强大的群体,而群体的智慧和力量要远远高于任何单独的个体。小到企业、团体,大到民族、国家,道理都是一样的。《慎子·知忠》说:“故廊庙之材,盖非一木之枝也。粹白之裘,盖非一狐之皮也。治乱安危,存亡荣辱之施,非一人之力也。”中国的发展离不开群体的力量,只要有人民的支持、参与和团结,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就没有越不过的沟坎。

专栏: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中的传统文化智慧

专栏: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中的传统文化智慧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26日 11:39      来源:共产党员网 打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有奖调查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