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从沙赶人到人赶沙——六老汉 三代人 一片绿

  3月26日,在甘肃省古浪县境内的黑岗沙风沙口,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贺中强(左一)、郭万刚(左二)、石银山(左三)、罗兴全(右三)、程生学(右二)、王志鹏(右一)在休息间隙吃午饭。新华社记者 范培珅摄

  核心阅读

  昔日沙赶着人跑,如今人顶着沙进。

  38年,甘肃省古浪县八步沙“六老汉”三代人接续加入治沙行列,在寸草不生的沙漠建成了防风固沙绿色长廊,近10万亩农田得到保护。

  21.7万亩,治沙造林面积不断扩大,绿色在八步沙延展。“六老汉”三代人的坚守,在大漠深处开花结果,当地群众有了增收致富的“金山银山”。

  “沙丘向着村庄跑,每年逼近七八米,压田地,埋庄稼,‘一夜北风沙骑墙,早上起来驴上房’……”捋着花白胡须,向记者说起当年的八步沙,张润元脸上云淡风轻。

  张润元乃“六老汉”之一。古有愚公移山,今有甘肃省古浪县八步沙“六老汉”治沙滩。他们一年接着一年干,一代接着一代干,三代人苦干38年,至今累计治沙造林21.7万亩,管护封沙育林草37.6万亩。

  1981年,在土门公社当过大队支书或生产队干部的6位农民,不甘心将世代生活的家园拱手相让,向沙漠挺进。他们献了自身献子孙,一代接着一代干,被称为八步沙“六老汉”。

  老支书石满第一个站了出来:“多少年了,都是沙赶着人跑。现在我们要顶着沙进,治沙,我算一个”

  古浪县是全国荒漠化重点监测县之一。

  1981年,作为三北防护林前沿阵地,古浪县着手治理荒漠,对八步沙试行“政府补贴、个人承包,谁治理、谁拥有”政策。治理寸草不生的沙漠谈何容易!即使政府有补贴,不知多少年后才会有“收益”。政策出台后,应者寥寥。

  “多少年了,都是沙赶着人跑。现在,我们要顶着沙进。治沙,算我一个!”漪泉大队56岁的老支书石满第一个站了出来。

  紧接着,同大队的贺发林,台子大队的郭朝明、张润元,和乐大队的程海,土门大队的罗元奎积极响应。他们以联户承包的形式,组建八步沙集体林场,投身治沙造林。他们6人所在村庄都紧挨着八步沙,相距不过三四公里。

  消息传开,有人疑惑:别人承包良田,他们承包沙漠,是不是精神出了问题?

  外人冷嘲热讽,家人也扯后腿。老婆劝:这把老骨头,要把命搭进沙漠里。儿女拦:又不是不养活你们,别受那份罪。

  “六老汉”不由得吹胡子瞪眼:八步沙治不住,今天享清福,明天你们就喝西北风!打定主意,老汉们卷起铺盖、背着干粮,走进沙漠深处。

  按照计划,第一年先治1万亩。6个老汉跑遍了附近和邻县的林场,只解决了一部分树苗,剩下的怎么办?最后,他们在自家承包地上种上了树苗。

  6个家庭40多口人全部上阵,在浩瀚大漠里栽下一棵棵小树苗。

  到了来年春天,树苗成活率竟然达到七成,“开始我们高兴极了,没想到几场风沙过后,活下来的树苗连三成都不到。”造林不见林,“六老汉”心急如焚。

  “只要有活的,就说明这个沙能治!”“六老汉”没有灰心,转而采用“一棵树,一把草,压住沙子防风掏”的办法,成活率得以提高。

  “父亲临终前叮嘱,不要埋到祖坟,祖坟前有个沙包,挡着他看林子。要埋在八步沙旁,看着我们继续治沙”

  沙漠离家远,为了省时间,“六老汉”吃住都在八步沙。张润元说,每人带点面粉、干馍馍和酸菜,用几块石头支起锅。更艰苦的,是没有住处。沙地上挖一个深坑,上面用木棍撑起来,再盖一帘茅草。这个当地人叫做“地窝子”的深坑,就是“六老汉”的家。

  经过10余年苦战,“六老汉”用汗水浇绿了4.2万亩沙漠。八步沙的树绿了,“六老汉”的头白了。1991年、1992年,贺老汉、石老汉先后离世。后来,郭老汉、罗老汉也相继离世。如今,当初的“六老汉”中,四人走了,两人老了干不动了。

  组建林场之初,“六老汉”就约定,无论多苦多累,每家必须出一个后人,把八步沙治下去。为了父辈的嘱托,石银山、贺中强、郭万刚、罗兴全、程生学、张老汉的女婿王志鹏相继接过了父辈治沙的接力棒,成了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现在,郭万刚的侄子郭玺等第三代人已加入治沙行列,守护八步沙的未来。

  现任八步沙林场场长郭万刚,当年被父亲郭朝明“逼”着回家治沙。当时,他在土门供销社上班,端的是“铁饭碗”,父亲要他回来治沙时,郭万刚极不情愿:“治理几万亩沙漠,那是你们几个农民干的事?能治过来吗?”

  “身在曹营心在汉”的郭万刚,直到1993年5月5日,才打消了回供销社上班的念想。“那天我正和罗老汉一起巡沙,中午地上突然就起了‘黄浪’,有50多厘米厚。罗老汉有经验,告诉我要跳着走,哪怕拔得稍微浅一点,就被沙尘暴埋住了。”郭万刚回忆说。

  在沙漠中迷失方向的罗老汉和郭万刚,直到深夜才摸回家。从那之后,郭万刚一门心思扑在造林上。

  昏倒在树坑旁的贺发林,被送到医院时,已是肝硬化晚期。弥留之际,当着老伙计们的面,贺发林安排后事。“娃娃,爹这一辈子没啥留给你的,这一摊子树,你去种吧。”他对儿子贺中强说。

  石满老汉生前被评为全国治沙劳动模范,去世时年仅62岁。他的儿子石银山说:“父亲临终前叮嘱,不要埋到祖坟,祖坟前有个沙包,挡着他看林子。要埋在八步沙旁,看着我们继续治沙。”

  尽管有过犹豫、有过彷徨,郭万刚已在风沙线征战30余年,在大漠深处写下答案。到2003年,通过乔、灌、草结合,封、造、管并举等措施,“六老汉”及其后人建成了一条南北长10公里、东西宽8公里的防风固沙绿色长廊,使7.5万亩荒漠得以治理,近10万亩农田得到保护,八步沙变成了树草相间的绿洲。

  历经“六老汉”三代人38年的坚守,八步沙已从昔日寸草不生的沙漠,变成了当地群众增收致富的“金山银山”

  沙漠里栽树,三分种、七分管,管护是重中之重。八步沙地区在上世纪50年代、70年代曾集体植过树,但都因为无人管护而前功尽弃。

  “树栽上以后,草长得好,有人偷着放牧和割草,好不容易种下的草和树,一夜之间就会被附近村民的羊毁坏。”张润元说,“我们就每天早上和晚上挡着不让牲口进去,几乎整宿不睡觉地看护,甚至很多天顾不上回家。”为了护林,郭万刚、石银山曾连续6个春节在沙漠中度过。

  程生学现在看护的,仍然是父亲当年亲手栽下的树。“面积将近2万亩,骑摩托车转一圈,至少4个小时。”

  2001年,近200只羊钻进了程生学看护的林区。“先人们辛苦栽下的树,你咋舍得让羊啃哩!”他追上羊倌理论。“这里不放哪里放?”羊倌并不示弱。

  说话间,程生学就把羊往外赶,没成想羊倌照头就是一棒。所幸,贺中强及时赶到,并报告了森林派出所。羊倌最终被处罚。

  林场要发展,就不能只守摊子。2003年,八步沙7.5万亩治沙造林任务完成后,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主动请缨,将治沙重点转向远离八步沙林场25公里的黑岗沙、大槽沙、漠迷沙三大风沙口。截至2015年,他们累计完成治沙造林6.4万亩,封沙育林11.4万亩,栽植各类沙生苗木2000多万株。“治理区内,柠条、花棒、白榆等沙生植被郁郁葱葱。”郭万刚说。

  黑岗沙等地治理完成后,“六老汉”的后人继续向距离八步沙80公里的北部沙区进发,开始治理那里的15.7万亩荒漠。同时,八步沙林场还先后承包了国家重点生态工程等项目,并承接了干武铁路等植被恢复工程,“我们带领周边群众共同参与治沙造林,不仅壮大了治沙队伍,也增加了农民收入,带领更多的贫困户脱贫致富奔小康。”郭万刚说。

  绿色在八步沙不断延展。如今的八步沙林场,历经“六老汉”三代人38年的坚守,已从昔日寸草不生的沙漠,变成了当地群众增收致富的“金山银山”。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29日 07:47 来源:人民日报 编辑:田延华 打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有奖调查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