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你们如需我党录用,要比他人更耐苦更努力——徐特立致女儿徐静涵

  徐特立,与董必武、林伯渠、谢觉哉、吴玉章等老同志在党内被尊称为“延安五老”,1911年参加辛亥革命,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8月参加南昌起义。1934年,他以57岁的高龄参加长征,坚持走完了全程。

  徐特立还是著名的教育家,培养了毛泽东、蔡和森、李维汉、田汉、许光达等,他也非常注重教育子孙后代,今天我们读的是徐特立1949年8月写给女儿徐静涵的一封信。

  1928年,徐静涵因参加地下党外围组织的活动被捕,与家人失去联系。直到1949年上海解放,她才和父亲取得联系。回信中,徐老不但不让子女因他而得到关心照顾,还不容置疑地告诉女儿,如果需要我党录用,那么需要比他人更耐苦更努力。我们一起来看信件原文:

你们如需我党录用

要比他人更耐苦更努力

——徐特立致女儿徐静涵

(1949年8月)

静涵吾儿:

  七月十五日信收到,二十二年来未得到你信。

  一九二八年我在上海探听你因写标语下狱,一九二九年在莫斯科又有人告诉我你和夏某到了长沙,抗日初我回家你母也不知道你的下落。我估计你已不在人世了, 因为抗战前后我们的党已在南京、上海、汉口公开,但未见你向我党探问,又无家信。忽然接到你的信,也只十数行,你何时与铮吾结婚,你们的职业若何,生活状况若何,是否生有儿女,一字未提。是否你已写信给你的母亲,你的母亲是否尚在人世,我不知道,也未见你提及。

  厚本在一九三八年秋患肠热症,死在医院,至今十一年了你母还不知道, 所有亲戚朋友都瞒着她,恐怕她忧郁成神经病。一九二七年笃本之死,你母十年神经昏乱,不能再加刺激。你如写信回家,不宜言及你弟之 死。厚本和刘氏女结婚生了一女儿,刘未改嫁,改从夫姓名徐乾,已加入了我党八年,由一家庭妇女成了一知识分子。你妹柏青与卢姓结婚,已男女成群,虽在高小毕业,文字和知识都不及徐乾远甚,不能独立生活。

  一九二八年我到上海,你正在狱中,我以为你如果不是共产党也是一个革命的群众,今接你的信没有一字谈及,希望你把二十年来的生活、工作、学问写信告我。你们夫妇谅有职业,可不来北平。你是否回家来信未提及,你如有职业不可轻脱离,回家后需要仍能到现在的岗位工作。我已七十四岁,每天还要做八小时以上的工作,生活费公家尽量给我,但时局艰难我不敢多开支,所以我不望你北上。你们夫妇既能在上海大城市生活,谅有谋生之技能,或到长沙或仍在上海均好。你们如果需要我党录用,那么需要比他人更耐苦更努力,以表示是共产主义者的亲属。事忙不暇多写,祝你们夫妇进步、健康,做一个共产党的好朋友,一直加入党为盼。

特立 八月

  1.铮吾,指陶铮吾,徐静涵的丈夫。

  2.厚本,指徐厚本,徐特立的儿子。

  3.笃本,指徐笃本,徐特立的儿子。

  4.柏青,指徐柏青,徐特立的女儿。

  此后,徐特立多次写信给徐静涵夫妇,鼓励女儿女婿政治上要求进步、关心国家的振兴。

  在1951年9月的信中,他说:“政治不在口里能说大道理,而在能和劳动群众站在一起,自己的困难放在第二位,劳动群众集体的困难放在第一位,还要注意国家在建设时期的困难。”

  在1953年9月的信中,他说:“知我希望你们每一日每一时都不要只为自己着想,上半晚想自己的困难,下半晚一定要想群众的困难,以及政府的困难,机关负责人的困难。这样去做人,自己的个人苦恼没有了,胸怀开展了,就不知不觉变成了一个前进分子。”

家书中的初心

专栏:家书中的初心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02日 16:19 来源:“学习小组”微信公众号 编辑:田延华 打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有奖调查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