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宁愿玉碎 不愿瓦全——陈觉致妻子赵云霄

微信扫一扫 ×
收听本文 00:00/00:00

  陈觉,1907年生于湖南醴陵,1925年春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赵云霄,1906年生于河北阜平,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9月受党委派赴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他们由相识到相知,共同的理想让他们最终结为革命伉俪。

  1927年9月,陈觉与赵云霄学成回国。为了革命而分离奔波的过程中,已怀有身孕的赵云霄于9月被捕,陈觉于10月被捕。1928年10月14日,就在陈觉英勇就义前四天,给妻子留下了这封生离死别的信。

  宁愿玉碎 不愿瓦全

云霄我的爱妻:

  这是我给你的最后的信了,我即日便要处死了,你已有身孕,不可因我死而过于悲伤。他日无论生男或生女,我的父母会来抚养他的。我的作品以及我的衣物,你可以选择一些给他留作纪念。

  你也迟早不免于死,我已请求父亲把我俩合葬。以前我们都不相信有鬼,现在则唯愿有鬼。“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并蒂莲,夫妻恩爱永,世世缔良缘。”

  回忆我俩在苏联求学时,互相切磋,互相勉励,课余时间闲谈琐事,共话桑麻,假期中或滑冰或避暑,或旅行或游历,形影相随。及去年返国后,你路过家门而不入,与我一路南下,共同工作。你在事业上、学业上所给我的帮助,是比任何教师任何同志都要大的,尤其是前年我病本已病入膏肓,自度必为异国之鬼,而幸得你的殷勤看护,日夜不离,始得转危为安。那时若死,可说是轻于鸿毛,如今之死,则重于泰山了。

  前日父亲来看我时还在设法营救我们,其诚是可感的,但我们宁愿玉碎却不愿瓦全。父母为我费了多少苦心才使我们成人,尤其是我那慈爱的母亲,我当年是瞒了她出国的。我的妹妹时常写信告诉我,母亲天天为了惦念她的在异国的爱儿而流泪,我现在也懊悔此次在家乡工作时竟不去见她老人家一面,到如今已是死生永别了。

  前日父亲来时我还活着,而他日来时只能看到他的爱儿的尸体了。我想起了我死后父母的悲伤,我也不觉流泪了。云!谁无父母,谁无儿女,谁无情人!我们正是为了救助全中国人民的父母和妻儿,所以牺牲了自己的一切。我们虽然是死了,但我们的遗志自有未死的同志来完成。大丈夫不成功便成仁,死又何憾!

  此祝健康

  并问王同志好

  觉 手书

  一九二八、一〇、一〇

  信中饱含着革命志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英雄气概和对妻子的一往情深,以及对父母无限的感激和思念。

  赵云霄因怀有身孕,刑期推迟5个月。1929年3月26日,赵云霄在长沙从容就义,年仅23岁。赵云霄在就义前两天,给女儿留下了一封信,信中展现了为革命事业献身的精神和伟大的母爱。

  遗书中丝毫看不到他们对死亡的恐惧,感受到的只有共产党人面对死亡时的从容和对革命必胜的信心!

家书中的初心

专栏:家书中的初心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09日 17:21 来源:"学习小组”微信公众号 编辑:徐瑶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