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只要组织需要,我可以干一辈子”——记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彝族干部余小平

  9月初的大凉山,秋雨连绵,山路泥泞,走在上面稍不留神就会滑倒。

  上午时分,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彝族干部余小平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山路上,开始检查发射场区外围2.5公里安全控制范围的违规搭建。爬至半山腰,他站在空地上,用手在雨水和汗水交织的脸上随意抹了一把,指着数公里外的发射塔架说:“加强安全管控,确保万无一失,累点苦点也值得。”

  红心跟党

  余小平出生在大凉山的彝族村落,彝族名叫“尔古”,寓意为“红色的传人”。

  小时候,对父亲的名字“阿育红军”十分好奇,就问爷爷:“红军是什么呀?”爷爷告诉他,红军是穷人自己的队伍,与彝族是生死之交。

  年幼的余小平似懂非懂,心里却暗暗记住了爷爷叮嘱的话:“长大了一定要听党话、跟党走。”

  1984年,刚满6岁的余小平和父亲在发射场边的山坡上,第一次看到了火箭直冲云霄的震撼场景,情不自禁地欢呼:“麻冲莫木几博咯(大火把飞上天了)!”

  读中学时,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的叔叔阿姨们经常来学校科普航天知识,讲述航天故事,特别是“澳星保卫战”“活烈士”“加注五壮士”等感人事迹更让余小平崇拜不已。再后来,听到老师讲中心帮助彝族群众铺路修桥、抗震救灾的故事,他心中的那粒红色种子渐渐发芽:“我也要做一名航天人。”

  初心报国

  大学毕业后,余小平如愿来到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成为一名航天人。

  这里执行的发射任务大多在深夜,安保和疏散难度大,每次都要开展周密安全、滴水不漏的群众疏散工作。

  尽管未在一线科技岗位工作,余小平却说:“安保工作至关重要。航天发射万人一杆枪,哪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问题。”

  每一次发射任务前,他和同事们都要通联当地铁路、高速公路、电力等数十家协作单位,各司其职、全力以赴保证发射任务顺利进行;协同800多名公安、民兵,在执勤一线日夜奋战确保发射安全;跑遍场区周边13个村庄9个山头,逐村逐户疏散群众、排除安全隐患……

  2002年,余小平因在任务中表现突出,火线入党。面对党旗庄严宣誓的那一刻,这位彝族汉子落了泪:“加入共产党是我这辈子最光荣的事!”

  2011年7月27日凌晨4时许,中心正在执行北斗卫星发射任务。突然,发射场上空电闪雷鸣,倾盆暴雨随之而至,乡亲们都不愿意冒雨离开家门。

  余小平深知这种事情容不得半点侥幸,必须要把群众疏散到安全的地方去。为此,他在雨中拿着扩音喇叭,不停地用彝语和汉语挨家挨户动员。当老百姓安全撤离出去时,他浑身湿透,嗓子嘶哑得说不出话来。

  秉持着航天报国初心,余小平从当初的“小余”干到了如今的“老余”。他说:“只要组织需要,我可以干一辈子。”

  真心爱民

  地处四川西南部的凉山彝族自治州,由于自然条件差和发展相对不足,是全国集中连片深度贫困地区之一。

  “小康路上一个都不能掉队!”党的十八大以来,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充分发挥自身优势,积极做好扶贫帮困、助学兴教、医疗扶持等工作,帮助当地乡亲早点过上好日子。

  余小平主动找到单位领导,利用自己精通彝语和熟悉当地习俗的优势,成为麻叶林村扶贫“第一书记”。

  发现下游村民们抢夺灌溉水的问题,他便顺着水源徒步寻找问题根源所在,最终通过加固垮塌的堤坝解决了水流分散的问题;发现乡亲唯一出行的道路常被暴雨阻断,他就协调修建一座座“便民桥”……这几年,余小平经常在一个个山头之间奔波,为贫困群众解难帮困。

  一次,余小平偶然发现一个高海拔山区的幼儿园孩子们因为家贫伙食差,便连夜把了解到的情况整理上报单位。很快,上级就拨款成立了“彝海结盟教育基金”,并得到社会各界的响应支持,既解决了孩子们的吃饭问题,还通过设立助学金、奖学金等长效机制,鼓励孩子们用知识改变命运。

  “作为一名党员,能尽可能多地为乡亲们服务,就是最大的幸福。”深爱着大凉山这片土地的余小平说。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06日 20:36 来源:新华社 编辑:宿党辉 打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有奖调查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