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战地日记】为了抗疫情,他把病毒株无偿共享

  准备寄出的菌株

  “今年的团圆饭和年夜饭合二为一了!感谢家人的理解!新年平安,国泰民安!”除夕当天,广东省实验动物监测所(以下简称动监所)新检测技术中心负责人丛锋仍坚守在岗位上。他的朋友圈记录下了这一天的繁忙工作状态。

  春节期间,丛锋和团队日夜兼程,通过大肠杆菌成功表达了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N蛋白表达菌株。此时,他和动监所毫不犹豫决定,将菌株无偿共享给全国范围内的科研院校和生物医药公司。

  1月10日左右,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全序列由复旦大学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提交,其中28274—29533位为“N”基因可产生病毒核衣壳蛋白(N蛋白)。丛锋说:“N蛋白具有建立快速检测新型冠状病毒血清抗体方法的潜力,也可以进一步制备单抗或开展解析该蛋白结构等研究。”

  16年来,动监所默默坚守在公共生物安全的第一线。面对肆虐的疫情,当丛峰团队提出研究N蛋白表达菌株时,动监所为其大开绿灯,全力支持。

  经过努力,丛峰团队采用全基因合成的策略获得新型冠状病毒的N基因序列,构建了pET28a-N表达质粒,通过大肠杆菌成功表达了新型冠状病毒N蛋白表达菌株。“此研究工作是根据网上公开序列合成获得,属于基础工作。”丛锋说。

  疫情面前,时间就是生命。“合成和鉴定N蛋白表达菌株需要7—10天时间,如果把此成果共享出来,既可节省紧迫的研发时间,也可节约重复投入的科研经费。”丛锋算了一笔账:N蛋白表达菌株的合成费用大概2000多元,假如以需求量800份计,可节约160万元以上的费用。

  N蛋白表达菌株虽不能直接发挥抗疫作用,但它是后续研究的基石。丛锋介绍,比如科研人员可利用该蛋白制备单抗从而做成类似“验孕棒”的快速检测卡,操作简易,这样社区医院、小区门口,甚至普通人自己在家也可检测是否感染了病毒,单抗是后续科研常用的基础原料。

  为此,经和所里商量,他们决定无偿共享出此菌株。据了解,这种全国范围“共享”科研成果的方式,以往极少见。科研人员获得可表达蛋白的菌株后,可一直养着,让其不断表达新蛋白,然后当成产品销售。一旦把菌株分享出去,意味着把“种子”给出去,大家都可自主生产,该菌株也失去了商业价值。

  不久前,科技部办公厅下发《关于加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科技攻关项目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提出及时汇交研究过程中产生的涉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实验数据、临床病例等。

  “在疫情防控中,无论是部里还是省里,尤其钟南山院士作为广东省疫情防控科技攻关组的专家指导组长,他提出‘共享’倡议,要求‘救治为主,科研为辅’。‘共享’该成果,也是疫情之下,作为共产党员、作为科研人员为国家、科研事业作贡献的一种新方式。”丛锋表示。

  “菌株的共享,一方面减少科研人员重复工作,节约宝贵时间,避免重复合成病毒基因序列造成科研经费浪费;另一方面为有资质、有能力的单位早日研发出单抗、血清学诊断试剂等产品提供支持,助力疫病防控。”该所所长黄韧说。

  令丛锋备受鼓舞的是,联系菌株的老师,许多也表态愿意共享利用该菌株制备的蛋白、单抗、多抗等产品,“风气已开”。

  截至2月10日,国内外,包括加拿大和新加坡等科研院校和生物医药公司已预约超千份,主要用于研发单抗和血清学诊断试剂产品。

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11日 12:36 来源:科技日报 编辑:石光辉 打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有奖调查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