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战地日记】总台青年:与白衣卫士并肩作战

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过去的半个月时间,一直和我曾经学习、工作了11年的城市战斗在一起,真正同呼吸、共命运,每每回想起其中的点点滴滴,都是热泪盈眶,愿武汉挺住,世界祥和!”这是1月29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记者蒋晓平在他微信朋友圈中写下的话。从1月14日主动请缨奔赴武汉采访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以来,他一直待在武汉,用镜头记录了整个事情的全过程,这段话是他在这段时期内的肺腑之言、真情流露。

  勇闯禁区 没有时间看春晚 

  《2020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春节联欢晚会》中,由白岩松、康辉、水均益等6位新闻主播带来的节目《爱是桥梁》感动了无数人。

  节目中展现的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重症隔离病房内外的场景,都是出自总台记者蒋晓平之手,但正在看春晚的人们不知道的是,蒋晓平和摄像苗毅萌当时并不知道自己所拍的节目上了春晚,他们也根本无暇欣赏春晚,这个春节,他们一直待在金银潭医院的病区,通宵达旦记录着医护人员的工作,而且,就在除夕到来前,他们也正在经受一次难耐的心灵煎熬。

  为了解肺炎病房的救治情况,蒋晓平此前已多次到位于南楼7层的重症监护病房,与重症监护室主任吴文娟多次接触。在1月18日,还和吴主任首次进入了金银潭医院的重症隔离病房区域,“当天摄像有事回北京了,另外一个摄像还未赶到,我一个人在重症隔离病房主任吴文娟的带领下,穿着防护服、手里拿着套有塑料袋的便携DV,跨进了潜在污染区的那道门。说实话那时候心里直打鼓,不怕是不可能的。”蒋晓平推开了潜在污染区的门,依次经过风淋通道、紫外线消毒区,再推开两道门进入了半污染区,“半污染区其实就是病房外的楼道,两边的病房是采用最严密防护措施的污染区。”半污染区属于二级防护,必须要首先换上医生准备的专用裤子,穿隔离衣,套口罩、帽子、鞋套。在病房里面的医生护士们是三级防护,在二级防护的基础上,他们在外面又罩上了一层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和面屏罩,走路笨拙,就像个太空人似的。蒋晓平看到,监护室内外的沟通都要依靠对讲机,为了能够让所有参与治疗的医护人员随时掌握患者的情况,隔离重症监护室里的护士,将每一位患者的情况写在纸上,反贴在玻璃上,每小时更换一次。

  “我当时询问是否可以进入病房拍摄,得到的答案是绝不可能,如果进去了,摄像机受到污染,一旦洗消就全部报废了。”这次探班让蒋晓平极为震撼,也拍摄到了一手的资料。两天之后摄像苗毅萌赶到,他们两人一起再次进入半污染区,补充拍摄了更多的细节,于是就有了素材被美国、英国、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等国家和地区的477家媒体广泛选用,播出1719次(截至1月23日18时)的新闻报道:《独家!总台央视记者探访武汉金银潭医院隔离病房》。

  身体上的冒险还是其次,就在除夕到来前的腊月二十九晚上,蒋晓平接触过的一位护士透露,吴文娟和医院的一位副院长因为感染肺炎,被隔离住院,而且医院的党委书记当天下午也被送到一家医院紧急抢救!这个消息不啻一个晴天霹雳!这些人蒋晓平和苗毅萌全都接触过!此前和吴文娟一起在办公室里起码待了有四五天,而且全都是近距离接触!而那个副院长在1月18日深夜召开过新闻发布会,蒋晓平还在旁边为他出谋划策过,在医院里也与他多次打过照面,而且一起交谈,一起坐电梯!至于党委书记,就更不用说了,一起走路、一起商量选题,密切接触太多了!当天晚上,蒋晓平把这个消息在新闻中心社会部工作群里讲过之后,一片哗然,有同事当即劝告:明天的采访是否考虑就此取消?

  由于疫情进展太快,国家卫健委专家组在1月20日确认有人传人现象出现,当时总台只有蒋晓平和苗毅萌一路坚守在风暴之眼,其他媒体不被允许进入。严峻的形势让外界心急火燎,迫切地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全国乃至全球的信息源只有依靠蒋晓平和苗毅萌两个人了!在这种情况下,两人深深地感受到了肩上的责任,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往里冲了!

  幸好,蒋晓平和苗毅萌经过咽拭子测试和CT检查,身体无碍。

  感同身受 在战场永不杀青 

  蒋晓平是湖北宜昌人,1992年在武汉读大学,毕业后留武汉工作,2003年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成立时,当年9月来到北京,进入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社会新闻部工作。其间他一共在武汉学习、工作了11年,对武汉有着很深的感情,看到武汉遭此大难,他非常痛苦,因为他有很多的亲戚、朋友、同学、前同事都在武汉,他觉得自己更有义务、更有责任来到武汉并肩战斗,与这座城市共度难关!同事徐进在跟随蒋晓平的几天时间里,耳闻目睹了他的工作状态,徐进忍不住拍了一张蒋晓平红着眼睛,一边打电话一边擦眼泪的照片,徐进在朋友圈中写道:“摄影师换了3位,不能说他的脾气暴躁,准确地说是极为焦躁,每天多半时间在传染病医院猫着采访拍摄,剩下的时间就是插缝儿帮同学、朋友等从各个门路找药、安排住院,甚至还经常为别人找口罩,其余的时间才是下榻。”

  在此期间,蒋晓平玩命工作,像打了鸡血似地,而背地里,他又不知偷偷流了多少泪水。大年三十,他们一早来到金银潭医院,拍摄采访率先赶来支援的“最美逆行者”——湖北恩施、十堰、宜昌、襄阳等地的14家医院医疗救援队,在采访中,来自恩施湖北民族大学附属民大医院的医生谭晓哽咽着说,她在武汉学习生活了10年,她的妹妹、她老公的弟弟都在武汉,这个事情离他们并不遥远。作为医务人员这是他们应该尽的责任。这些话瞬间引起了蒋晓平共鸣,他的眼泪顿时夺眶而出。这一天,他们拍下了医护人员给患者送饺子、贴窗花、挂灯笼的温馨场景,还隔窗探望并采访了82岁的陈义和老人等患者。晚上拍到社会爱心人士为医护人员送饺子、鲜花、蛋糕等画面。他们陪着医护人员的除夕夜,记录下医护人员抢救病人抗击肺炎疫情的工作状态。

  凌晨2点多,蒋晓平和苗毅萌仍在紧张工作,他们专注认真的这一幕也被护士余子玉用手机记录了下来。余子玉说,她本应在当天凌晨1点下班的,交班后她走出病房时发现已经2点多了,正准备去休息室,却看到一早来到医院采访的两位央视记者还在工作,她说:“当时很感动,觉得逆行的路上我们并不孤单,他们也是跟我们并肩作战的战友。”有感而发的余子玉在正月初一忍不住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发布了一篇《台前幕后,永不杀青》的文章,配上蒋晓平他们3人在除夕夜的工作照片,其中她写道:“奋战了近一个月的我们,讲真,精疲力竭,但是看到亲爱的同事们出现在CCTV大屏幕,瞬间泪奔。”“拍到CCTV的话筒,想到一句话,你我负重前行,只愿岁月静好。”此文一出,马上被许多人含泪转发,感动了许许多多关注疫情的人。

  现在,总台已向武汉疫区陆续派出了百人报道团队,但蒋晓平仍然坚守在金银潭医院,其间采访制作的《独家探访隔离病房》《蹲点日记:医护人员的坚守 我们不冲上去谁上去》《抗击新冠第一线:我们与这座城市在一起》《蹲点日记:抗击疫情的“逆行者”》《我们过年 白衣天使帮我们过关》《金银潭医院院长:当生命进入倒计时》等节目引起巨大反响。

  虽然艰辛 无时无刻不感动 

  隔离病房的护士们每班至少4个小时,这4个小时不能喝水,不能上厕所,一个班下来都是一身汗。“我仅戴着N95口罩进入半污染区都觉得憋闷,但医护人员身穿6层防护,还戴着头罩,憋气、头晕、听力下降、动作迟缓都是正常感觉,戴着防护手套的触感也跟平时不一样。在这种状况下,连续工作四、五个小时,想像中应该是很漫长的,但护士们的答案却不一样。”蒋晓平说,护士们告诉他,这四、五个小时一晃就过去了,因为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她们在里面为患者做抽血、吸痰、验尿等各种检查,还要承担着帮患者翻身、喂饭、倒垃圾等生活上的琐事。重症隔离病房的护士们平均年龄只有25岁,最小的刚满20岁,这一张张青春生动的脸上,留下了因为长期穿戴防护用品印上的痕迹,“她们脸上有口罩、面罩勒出的很深的印子,常常一两个小时都消不了,还有人因为过敏,脸上破皮、起水泡。”南楼六病区护士长李彩红说,这些小姑娘跟她女儿差不多大,有的比她女儿还小。她们在病房里熬了几小时后出来都是笑嘻嘻的,没有一个人有怨言,这让她更心疼。而她自己也在忙碌中忘记了自己的生日,丈夫和女儿发来视频祝她生日快乐,她忍不住一个人偷偷掉眼泪。六病区护士肖志敏因为疫情连续上班很多天,一天早上醒来,她看到枕头边放了儿子画的一幅画,画中儿子和她开心地站在一起,头顶是一道彩虹,而旁边的玩具城堡被打上了一个大叉叉。儿子告诉她,自己不要玩具城堡,只要妈妈的陪伴。可是儿子的这个简单要求,她都无法做到。

  “还有一个护士告诉我,有一次她在隔离病房参与抢救,突然感觉到头晕憋气,一下子蹲在地上起不来了,但当时所有的医生护士都在集中精力抢救病人,没有一个人发现这个情况。还好她蹲了一会儿缓了过来,接着又加入到抢救队伍中。”蒋晓平说,类似这样的感动随处可见。金银潭医院的院长张定宇,之前在直播中采访他,并不知道他身患重病,事实上除了党委书记和副院长两个人,医院其他人都不知道这个冲在前面、忙得团团转的院长竟然是个渐冻症患者,而且他的爱人也感染上了新型冠状病毒。“医生护士们完全顾不上家了,从12月29日他们接诊第一例病人,已经奋战了一个多月,四病区的医生余亭和六病区的护士丁娜是夫妻,他们中间只隔一层楼,但他们没见过几面,余亭也只回过两次家。”蒋晓平说,要完全拍好这些感人的故事并不容易,熬了那么多通宵,有时候却是事倍功半。

  “医护人员在隔离病房里活动,摄像机根本进不去,透过窗户拍下来的都是无声电视,完全拍不出他们紧张的工作状态。而他们出来之后很疲惫,在高度疲惫状态下干扰他们的工作,实在于心不忍。”蒋晓平说,这种特殊时期,医院就是一片没有硝烟的战场,这些医生护士就是白衣战士,他们在冲锋陷阵,在奋力帮助病人战胜疾病,“说他们是白衣天使一点儿也不过分,只恨手中的笔和镜头不能完整地展现他们整个的精神状态。”

  近在眼前 却远在天边的家

  在金银潭医院南楼四病区的清洁区,蒋晓平有一个临时“工位”,从进入金银潭医院蹲守开始,他就把自己带有编辑软件的电脑、读卡器及相关设备都放在这里,经常穿着白大褂拍片子、剪片子,时常和医护人员交流。余子玉告诉记者,蒋晓平早上来,晚上走,大家都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同事了,“有一次一个新来的护士,看到身穿白大褂、戴着眼镜正在跟大家交流的蒋老师,便上去询问患者出了问题怎么处理?我一下子就笑了。”

  实际上,蒋晓平在武汉有他自己的家。在蹲守金银潭医院期间,蒋晓平没有与任何亲人见面,“我姐姐家就在武汉,但是这次我不可能去她家,一是因为工作重没时间,二是疫情形势严峻。”蒋晓平说,春节前他的岳父岳母刚好离开武汉到了北京,妈妈和哥嫂都在湖北宜昌,家人们彼此牵挂,都是通过电视了解他的情况。但他进入半污染区采访的事情并没有告诉家人,直到新闻播出大家才知道。妻子在微信中含泪写下:“明知前方有病魔的威胁,你依然选择逆向而行,并不是不知那里有危险,只是职责所在,所以义无反顾。愿一切顺利,平安归来!”

  正月初一早上9点多,连续工作超过24小时的蒋晓平终于从金银潭医院回到了酒店,疲惫不堪的他接到妈妈和嫂子发来的视频连线,他马上强打精神,笑着让妈妈看看自己所处的环境,告诉妈妈自己吃住都很好,“说着说着我就感觉鼻子有点酸,一看不行,不能让我妈看见我哭,于是赶快把手机挂断,忍不住自己抹了一下眼泪。”每次看到疫情严重,他就在自己家里的微信群里转发一下有关的信息,提醒家人注意防护,而家里的人也天天关注他的消息,每制作出一期节目,家人也都疯狂转发,但却不敢过多影响他的工作情绪。“直到有一天,我翻看我姐的朋友圈,突然看到她说,除夕她根本没有心情看春晚,没有心情吃团圆饭,心系着在外的亲人,她的弟弟央视记者蒋晓平,一直坚守在金银潭医院采访,至今已经10多天了。”他突然崩溃,嚎啕大哭。

  “很多人问我武汉疫情这么严重,为什么要一直守在这里?还有朋友骂我,别人都往外跑,你却跑到这么危险的传染病医院里去?你是不是想出名想疯了?其实我只是想为武汉,想为家乡湖北做点事,这就是很朴素的信念。作为记者,这种时候也是体现出我们职责和使命的时候。”蒋晓平淡淡地说,“有人还问我,你就不担心自己感染上新型冠状病毒?其实我现在真的很坦然,即便真的感染了,那就积极治疗,在治疗过程中我肯定能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更多的认识,这样我的报道也会更全面和深入。之前一直不能进入病房拍摄,如果感染了,倒还可以带着DV进到病房里去拍。”

  救援集结 医护用品仍紧缺 

  随着疫情发展,各地救援队不断集结到武汉参与救助。1月27日,金银潭医院的医生护士迎来了国家医疗队和他们并肩战斗,从最初接诊首例病例开始,他们至此已经整整坚持了30天。来自国家、全国各地共计20支医疗队2360多名医务人员已经在武汉汉口医院、武昌医院,黄冈市、仙桃市等湖北省各地医院展开救治工作。

  2月2日凌晨,空军按照中央军委命令出动8架大型运输机,分别从沈阳、兰州、广州、南京起飞,向武汉紧急空运795名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和58吨物资,上午9时30分全部抵达武汉天河机场。当日,武汉火神山医院完工举行交付仪式,标志着火神山医院正式交付人民军队医务工作者使用。

  随着总台增援报道团队到达武汉,连续奋战二十几天的蒋晓平也终于可以缓一缓,但是目前,又有更多的人开始找上了他,因为他在医院待的时间长,一些爱心人士希望能够通过他,给医院带来帮助。他又义务接下了帮助医院发布信息,帮助企业和个人对接捐助医疗用品等分外事。

  2月2日,蒋晓平拍摄并发布了一段视频,显示金银潭医院医疗用品紧张,口罩、防护服都有缺口,特别是医用N95口罩,希望社会各界能够踊跃捐赠。工信部副部长王江平在接受央视记者专访时也表示,我国口罩的产能大约是每天2000万,其中医用的外科口罩产能是220万,医用N95的产能大约是60万。医用N95这部分资源是非常宝贵的,这都是用于重症病房医务人员的口罩,这部分资源应该采取特殊的措施来统一调拨、统一管理,呼吁把医用N95口罩留给一线医务人员。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12日 09:50 来源:中国电视报 编辑:石光辉 打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有奖调查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