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951年夏天,美国空军发动“绞杀战”,对朝鲜北部的铁路、公路进行毁灭性轰炸,试图使志愿军断绝供应。

  洪学智(时任志愿军副司令员兼后方勤务司令部司令员)2000年采访:叫阻隔战略,阻隔战什么意思呢,就是前后要我们分家,达到他消灭我们的目的。

  清川江大桥是志愿军后勤补给线的重要交通枢纽。为了切断志愿军运输线,美军对清川江大桥进行了密集轰炸。志愿军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清川江大桥保卫战。

  于泽91岁(时任志愿军工兵第 16 团战士)2020年采访:都是零下三十几(摄氏)度,把这个血管冻黑了。上来以后就得把腿锯掉了,你不把这个锯掉,它继续黑,人就完了。

  在反“绞杀战”斗争中,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建成了以兵站为中心、铁路与公路相结合、前后贯通、纵横交错的兵站运输网,形成了“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

  上甘岭是志愿军中部战线战略要点。敌人先后投入 6 万余人的兵力。炮火的密度,超过了二战的任何一场战役。

  陆柱国92岁(时任志愿军战地记者)2020年采访:最后在上甘岭上抓起来一把是什么东西,一个是碎石头,一个是炮弹渣,一个是人的骨头。

  上甘岭战役打响前两天,出现了一位为保证战斗胜利而忍受烈火烧身的伟大战士,邱少云。

  战役的第一天,孙占元拉响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

  战役的第七天,黄继光一跃而起,扑上敌人的火力点,用胸膛堵住了敌人机枪的射击。

  崔建功(时任志愿军第15军45师师长)2000年采访:美帝国主义的战术家、战略家,他也很会计算,但他计算不了我们。怎么样运输、怎么样配合、怎么样进攻,这个你都算得来,你没算得来你那个兵。我黄继光一个人顶你几个兵。

  上甘岭战役的第二十三天,胡修道一人就歼敌280余人。打到最后只剩下一个人,寸土未失,创造了孤胆作战的光辉典范。

  11月25日,决定性的反击开始了。志愿军部队从坑道、从山梁,从四面八方冲上山顶。上甘岭,成为这场战争的一个缩影,由此也诞生了让中国人热血澎湃的上甘岭精神。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有奖调查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