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祖国没有忘记你们”,听抗美援朝亲历者口述那段不曾被忘却的历史

收听本文 00:00/00:00

  1950年起,200多万中国人民志愿军奔赴朝鲜战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从此,他们超越了儿女的身份,拥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英雄!

  1964年12月,一部名叫《英雄儿女》的电影一经上映,万人空巷。影片中,战士王成喊出“为了胜利,向我开炮”,随后手握爆破筒冲入敌群的经典情节,直至今日仍然直抵人心。《英雄儿女》改编自巴金先生的小说《团圆》,在这部展现抗美援朝的经典文艺作品中,王成的故事不是某一位志愿军战士的英雄事迹,而是由无数个志愿军战士的真实故事汇聚而成的。

  在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之际,与那段历史有着密切关联的“英雄儿女”来到了《故事里的中国》节目现场,为我们口述那段不曾被忘却的真实历史。

  97岁志愿军老战士齐金炳

  回忆抗美援朝战场上的真实故事

  在抗美援朝战场上,200多万中国人民志愿军有10多万人牺牲,他们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那里。所幸有经典作品《英雄儿女》,有抗美援朝志愿军老战士能给我们讲述真实的抗美援朝故事。《故事里的中国》连线了97岁的英雄团长齐金炳,当年在朝鲜战场上他曾经带领65军195师583团在战场上立下了赫赫战功,而他所在的部队也是巴金先生到朝鲜战场后采访的第一支部队。

  当年我奔赴朝鲜战场的时候27岁,印象最深刻的是楸村战斗。当时这场战斗是我指挥的,我带着一个连侦察连了解情况。我们瞅准机会,把敌人架设的铁丝网给剪了。敌人发现了我们,然后我就负伤了。我带着伤、带着一个连,一个连打一个连,我最后打胜仗了,除了打死的二十多个,其他还有将近60个敌人被俘虏了。

  当时巴金先生到朝鲜战场采访,第一个来的就是我们这。我陪着巴金先生并对他说,“我非常高兴带你去,但是你得听话,这个炮弹过去了或者不过去,(是不是会)落到我附近,我都能判断出来,这都是经验。”巴金先生来到前线以后,看到一下雨,土都是湿的,战士穿的鞋,潮湿不是一天两天的,一个礼拜换一次,巴金很理解。他说心疼你们,战士真不容易。

  当年我们在朝鲜战场上那几年,就住在朝鲜的老百姓家里,也深刻感受到了当地军民对于咱们志愿军的深厚情感。他们知道我们不吃凉的,他们知道志愿军喜欢吃热的,所以送来的都是热饭、热水。后来我们走的时候,他们排着队,几家小孩在欢送。我们有个翻译,他说你们中国人援助我们这么好,我们感谢。

  三位志愿军老战士讲述真实的抗美援朝故事

  《英雄儿女》中“王成”这个人物形象是无数英雄志愿军战士的集合体,是二百多万保家卫国、有血有肉的中华儿女的群像。《故事里的中国》也请到了当年亲历过抗美援朝战争的三位长者,请他们分享当年在朝鲜战场上见到的真实故事。

  刘杰:我叫刘杰,1951年6月入朝作战,是67军200师文工队的队员,做的是文艺宣传工作,参加了金城战役。在那次战斗中,弯弯曲曲的坑道坐满了我们出征的战士,我就把我所学的抗美援朝的歌曲一遍一遍地唱给他们听,我代表师首长给他们献花。战士们跟我表示,说一定带着这个红花回来庆功。信号弹出现之后,他们一个一个地冲向了阵地。我在那个洞口一看,一片火海,分不清是炮弹还是火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战士无所畏惧,冲锋出去。

  曹家麟:我叫曹家麟,1950年参军,入朝时间是1951年的6月22号。我当时在199师(担任)文工队队员,师首长给我们一个任务,让我们组织一个小分队去送这些出征的战士。我们当时每一个干部、战士一人两套军装、两套衬衣,大家总是可着一身穿,破了补补也就穿那件。当时有一个场景永远难忘,就是我突然发现,所有的战士,把所有的衣服都穿上了,我觉得他们没准备回来。几天之后,我们去慰问这次战斗撤下来的部队。还是在那个山坡上,当时一个连里满员是180人,两个连队站那儿不过几十个人,很多熟悉的面孔没有见到。

  邓其昌:我是邓其昌,在1953年的7月13号参加了金城战役。炮手就位以后,都静静地等待发起总攻。正在总攻发起的前五分钟,突然一发八英寸炮弹打到我们刘德祥班长的这门炮的炮床上了,把全班的人全打牺牲了。刘德祥炮车长他在炮床后边的战壕里头指挥位置,他胳膊被打伤了,用绷带绷好了以后,用三角巾挂到脖子上,坚持带伤指挥战斗。这么多烈士,抬下来以后检查火炮,火炮没有损坏,刘德祥又抓紧组织了一批预备炮手上来参加战斗。9点钟总攻开始发起的时候,我们是一千多门火炮,这枪炮声激烈得都听不见了。最后,我们取得了胜利。

  三代人跨越时空的团圆

  赵先有烈士之孙赵新民讲述爷爷牺牲的故事

  在电影《英雄儿女》当中,有这样一句台词:在中国人民志愿军里,有千千万万个王成。1991年,巴金先生为一位志愿军战士写下这样一句话——

  这位特等功臣赵先有烈士曾任65军194师582团二营六连副指导员,他曾发出“向我开炮”这样的呐喊,用24岁的年轻生命换来了67高地攻防战的胜利。

  我爷爷出生在1928年,在1947年加入了人民解放军冀东军区第48团。我爷爷入伍的时候19岁,当时他和我奶奶刚结婚六个月,我奶奶正怀着我父亲。我奶奶在我爷爷入伍的时候跟我爷爷说,“你就走吧,家里有我,早日立功受奖,我们等着你回来。” 

  但是爷爷最终没能回到家里。我爷爷的团长张振川曾经亲口对我讲述过爷爷在战场上的经历。在1952年10月,67高地的攻防战由582团的二营全权负责。敌人用飞机、大炮、坦克向67高地进攻,这场战斗非常激烈,也非常惨烈,敌我双方伤亡都很大。

  当时我爷爷任六连副指导员,他带领六连在阵地上已经坚守了三天两夜,打退了敌人的17次进攻。最后,阵地上只剩下了我爷爷和通信员刘顺武同志。当时团指挥所就在67高地的后方,张团长就用望远镜看到敌人一批一批地涌上67高地。紧急关头,我爷爷用步话机向团指挥所发出了“向我开炮”这样的呐喊。当战士们冲上阵地之后,发现刘顺武同志和我爷爷已经牺牲了。可以说,他们用实际的行动实现了“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的誓言。

  1953年下半年家里收到了部队追记特等功的证书,这时候我奶奶才知道我爷爷已经牺牲了。1954年村里举办了一次非常隆重的追悼大会,那时候我父亲才知道,原来是自己的父亲去世了。虽然我的父亲也没见到过我爷爷,但看见奶奶在那儿哭,他也跟着哭。我父亲说,他自己感觉非常地悲伤,非常地孤单,也总是感觉自己空落落的。

  我是到6岁的时候跟我奶奶一起去烈士陵园看的爷爷。到了之后我奶奶看到墓碑上面有尘土,就掏出了一个白手绢,让我擦一下上面的灰尘。最高的五角星比较高,我够不着,然后奶奶就把我抱起来,我就站在碑的基座上擦上面的尘土。然后我奶奶说,来了,就给你爷爷磕几个头吧,我就跪下给我爷爷磕了三个头。

  当时磕完三个头,然后奶奶就抱着碑,她说先有啊,我们来了,带着你孙子过来的。我身体也不好,以后可能也没有太多时间来看你了,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你就安息吧。然后奶奶就从我爷爷的墓碑下边捧了两捧土放在手绢里边,跟我说,这捧土等我以后去世了,一起跟我埋到我的墓里边。然后我也实现了对我奶奶的诺言。

  爷爷当年生前所在的连队后来被称作“王成连”。我父亲受我爷爷的影响,后来到了王成连(当兵)。1992年我父亲参加团里王成雕像的落成仪式,仪式完毕之后,人们都走了,我父亲就留下来在雕像的周围转了几圈,我当时问我父亲,这是在干什么在那儿,他说我陪你爷爷多待一会儿,在临走的时候他就敬了个礼。

  后来,我受爷爷和父亲的影响,也来到了“王成连”。可能我和父亲是一种默契吧,也站在当年父亲曾经站过的那个位置,向爷爷的烈士雕像敬了一个礼。现在把这两张照片放在一起,我感觉更像是我们三代人超越时空的一种团圆。

  虽然“王成”这一英雄形象是艺术创作改编而来的典型人物形象,但却是无数英雄事迹的真实再现,更是一个时代的精神坐标。

111111111111

  “我们没有忘记你们,你们的家人没有忘记你们,祖国没有忘记你们!”70年后的今天,我们聆听着亲历者的口述,用重新演绎的方式,再次回望那段历史,是为了铭记与缅怀人民英雄,也是为了珍惜当下得来不易的和平生活,这也正是艺术创作不断诠释的意义。

  延伸阅读

  《故事里的中国》第二季:英雄儿女

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12日 10:47 来源:“故事里的中国”微信公众号 编辑:靳建朋 打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有奖调查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