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家科:烧伤医学的最高目标是“天下无烧伤”

嘉宾: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04医院临床部烧伤整形科主任、主任医师柴家科

提要:柴家科被誉为烧伤医学界刻苦勤奋、勇于创新、屡创奇迹的“拼命三郎”,近年来在烧伤整形方面所取得了丰硕的学术成就。在访谈中他讲述了自己放弃众多机会,毅然选择回国工作报效国家的心路历程。

文字实录
  • 回忆2006年大兴安岭火灾35名森警救治故事


    主持人:各位网友朋友您好,您现在收看到的是共产党员网高端访谈节目,我是主持人汪昂。我们的节目会请到全国各个领域的专家和学者来到现场,跟大家做一个在线的交流和实时的互动。那么首先我来介绍一下本期节目来到演播室的嘉宾,他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原304医院)烧伤整形科主任、烧伤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柴家科。

    柴家科:您好!

    主持人:最近在网上和论坛上有一个"钢铁战士"高铁成的事迹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网友对他目前的状况也是非常的关注,节目一开始,我们首先通过一段视频来看一看他现在的伤势究竟怎么样了。(播放小片)在视频当中我们可以看到,柴主任的身影也是出现在视频当中,能不能跟我们回顾一下您在整个抢救过程当中的心路历程?

    柴家科:抢救像"最美战士"高铁成,他是我们这一次全社会比较关注的一个战士,因为他的事迹比较感人,刚才片子也放了,在归队途中着火了,他三次进火海,也是为了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受了伤,他的精神很可佳、很可贵,我们受中央的重托去抢救,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大家看到了,高铁成已经返回工作岗位,恢复原来工作了。

    主持人:相对于高铁成这个事件来说,对于您来讲,可能2006年这样一个抢救会更加印象深刻,我们不妨给大家交流一下当时是什么场景?

    柴家科:2006年大兴安岭,我们国家黑龙江的大兴安岭,当时因为山火,国家的森林资源燃烧了,我们武警森林战士、官兵就去灭火,当时烧了35名官兵,其中还有一个老百姓,当时那个通知是今天上午着的火,受的伤,当天晚上我接到部队首长、有关部门领导指令,当时我在烟台开会,准备明天开幕式,大夫治病救人是第一位的,何况神勇战士,为了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救火受伤了,会可以不开,开会的目的,那是学术会,还不是去一个什么研讨会,是一个学术交流会,比起救神勇战士来讲是义不容辞,应该是救战士最重要,当时要求我是第二天下午3点40分,从山东烟台到哈尔滨,当时我们查查航班,烟台飞哈尔滨不是3点40分了,是晚于这个时间点了。

    主持人:当时一共去了多少人?

    柴家科:当时我本人从烟台,下着大雨,第一班飞机到北京,到北京我带了我手下的一个学生,然后就是飞哈尔滨。武警医院也有一部分专家,最后也去了几位同志,天津的几个大夫也一起去的。

    主持人:当时到达那个地方的时候现场的伤员情况怎么样?

    柴家科:那35名伤员是情况是非常重的,因为他从山上扑灭森林大火,现场非常混乱,当时通过战士、担架,从火灾现场把他们运下来,在一个非常小的医院安置下来。我们到那一下飞机就直奔病房了,看到三个战士生命垂危了,呼吸非常困难,连喘气都喘不上来,还有血压下降,非常危险,处于休克状态。因为是火灾,除了全身烧伤之外,同时还有老百姓说的呼吸道烧伤,我们叫吸入性损伤,有很多毒性的气体、物质,会中毒的,当时我们进行抢救,当天晚上我们连续干了一夜,其中13个还是15个战士做了气管切开,开放了,插上管子,上了呼吸机,维持呼吸。同时还有四肢,全身烧得很重、很深,像一个盔甲一样,比如胳膊上像盔甲一样,如果不把它割开的话,会加压,会坏死的,胳膊、腿里面压力高,外面胀不开,这样会引起中毒,肾功能不好,全身感染中毒的问题,一系列的并发症就会出现了。所以说对这些深度烧伤患者又进行了四肢的紧急手术,就是把(四肢)给割开,把压力给释放开,也是救命的措施之一。当时中央军委,包括胡锦涛主席也提出来,这批战士一定要零死亡、低伤残、早康复,三句话,九个字,概括非常到位。

    主持人:实际上通过柴主任刚才的介绍,我们不难发现在2006年那场火灾当中,被烧伤的这些战士们情况还是非常糟糕的,但是我们通过分析他们的状况,然后采取了一些有针对性的措施,取得了这样的一个成效。

  • 病人不但要救活 还要救好


    主持人:其实在我们看来,柴主任在自己的从医生涯当中也获得过国家的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刚刚也是通过了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的答辩了,很多网友也想知道,在这些奖项的背后您是付出多大的辛勤的汗水和工作?您是怎么做到的?跟我们分享一下。

    柴家科:作为大夫来讲,我是从国外回来的,国外的大夫基本上是以医疗为主,科研也做。我们说国外的老板是老板,所谓老板就是有人事权、有财权,包括我们去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他可以雇一帮优秀的科技工作者来帮他做一些事业,我们因为国情不一样,因为我们是一个烧伤科,是以治病救人为主的,我刚才也说以医疗为中心,以教研全面发展。要推动医学的发展,这个病人不但要救活了,还要救好,要有科研,科研就是在临床工作当中需要什么,烧伤这个病有什么问题阻碍了他救活,怎么想办法把病人救活了,第一点。
    第二点,不仅救活了,救活不是目标,还要恢复功能、恢复容貌、恢复外观,这么多问题要兼顾,所以必须从事科学研究,这就是我们现在经常说的"转化医学",就是临床发现问题,进行科学研究。提炼到科学研究上面,科研成果用到病人身上,这样的话才能提高烧伤治愈水平,一个是救活了,再一个就是救好了。
    比如说国家科技一等奖就是我们的研究,我们在盛志勇院士、老前辈、老师,他们也做了好多年了,我们在这个基础上继续深入研究,它是影响了治愈率提高,阻碍提高救活病人的一个顽症、结症,怎么把他救活了,进行科学研究,这个科研持续多少年了,比如病人过去救不活的,把他救活了,救好了。包括刚才提的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国家技术发明奖,因为国家有一个最高奖,最高奖500万奖励给个人和团队,再有一个自然科学奖,再一个技术发明奖,我刚才讲了我是得了一个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这是一个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这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是通过各种答辩、评审来的,下一步就是组织机构相关部门盖章确认,再就是颁奖了。我现在得这个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即将颁布的,没有颁是不算的,这个项目我从1997年回国就开始做,截止日期到2009年,12多年的时间,到现在已经15年了。这是什么问题呢?因为一个大面积烧伤病人,他皮烧坏了,没有皮了,没有皮是非常危险的,随时会危及病人的生命,以往大面积烧伤,把烧坏的皮肤用手术的方法把它去除掉,然后尸体皮、遗体皮把它包起来,这样用有限的自体皮,自己的一点的皮做种子,尸体皮作为一个包装包起来,自体皮慢慢爬开,渡过一个感染危机,为以后的治疗赢得了更多时间。

  • 提倡“精医尚德” 医术要高医德要好


    主持人:确实通过您刚才的介绍,可以看到柴主任这些年之所以获得这么多奖项,自己潜心在科学领域做了这么多研究,同时您也重申了科学技术对于医疗领域甚至说其它领域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我们知道,在网友看来,给您起了一个外号叫"拼命三郎",其实您也是一名从农家走出来的将军级的大专家,您也受到过很多领导人的接见,您有没有印象深刻的那么一瞬间跟我们分享一下?

    柴家科:说实话,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也是对我工作的肯定,为国家、为军队、为人民做一些事情,说起来是我们大夫应该尽的责任和义务。你和一个公民对我们国家有着责任和义务,作为我们一个大夫治病救人的,大夫的职责,职责、责任就是治病救人。我们从农家出来没有党,哪有这个平台,所以我们要珍惜这个平台,怎么在这个平台上从事我们大夫应该从事的工作,就是我们这么多年来总结出一个精医尚德,医术要高,医德要高、要好,要敬爱生命,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刚才我说的那个奖,我们那时候是非常忙的,可以说没有礼拜六、礼拜天,也没有节假日。

  • 放弃国外优越条件回国 因为我是中国人


    主持人:印证了一句话,只有付出才有回报。柴主任,我们知道您刚才在聊天当中也提到了一个时间点,那就是1997年的时候,那个时候您在国外从事医学研究工作,是什么原因让您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回到国内工作?那个时候可能国外的条件、各方面的待遇会更好一些。

    柴家科:国外有国外的好处。

    主持人:您怎么抉择的?

    柴家科:国内有国内的优势,因为我是中国人,这是第一点。第二点,能够出国,也是因为在解放军这个舞台上,组织把我送出去,学了知识以后应该回来把学到的知识用在我们大夫治病救人这方面,我是这样想,但是国内外差距还是很大的。

    主持人:您从您的经历一路看下来,您觉得哪一件事情对您来说是最难忘的一件事情?说说您当时的经历。

    柴家科:事实上当时是最难忘的,就是出国,在国外,我在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当时我是以研究学者出去的,因为研究工作突出,还给发了一个博士后研究证书。当时因为我们国内,我的老师是院士,当时我们时任院长,赵金光院长打电话,写信叫我回来,一定要回来,回来就为了这个学科,他们不是为别的,为了这个学科,为了这个医院,说大一点,就是为了这个事业。

    主持人:奉命于危难之间。

    柴家科:说实话当时思想斗争还是非常激烈的,心里想是回来好还是留下好,当时也是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最后还是回来了,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 一人强不算强 团队强才是真的强


    柴家科:我觉得在国外受益最深的,也是为我日后发展,我们学科能走到今天,我本人能走到今天,我能培育一支优秀的团队,也是在国外受到很多教育,环境、氛围受到很多启发。
    我们临床工作这么忙,我带的学生每两个礼拜课题组有四个研究方向,四个研究方向里面有四五个学生,他们每两个礼拜要汇报科研进展的,科研进展顺利不顺利,有没有需要调整的?科研过程当中遇到问题没有,这个问题你们小组能不能解决,这个小组解决不了,整个研究团队能不能共同帮助解决,这个方法极其好。
    我讲一个故事给你听,我很受感动,什么故事?也是我们的团队,我们一个人强不算强,像我们党的事业一样,一定是团队强,一个人强不行,几个人强也不行,需要大家都强,带出一个强的团队,团队强了,我们的烧伤事业后继有人,有接力棒了,前一代人把接力棒交给我,我把接力棒再交给下一代人,一代一代传下去,这就把我们事业能一步一步推进,有人,所以我们在培养团队上下了很大的功夫。
    我举一个例子,是很现实的,去年一个首长做了手术,我礼拜天上午九点半回到病房,我们现在是30个军人医生,还有研究生团队,研究生团队是从全国各地招来的。这些研究生并没有编制,我查房,九点半看到我们的医生除了在一个门急诊,一个在医疗整形门诊之外,其他的医生全在病房查房,我很好奇,今天礼拜天风和日丽,阳光灿烂,外边非常美好,大家疲劳一周了,礼拜天上午九点半医生都在查房、都在看病,我到我们实验室看看,我们实验室条件很差,在地下室的,我到实验室去一看,当时是21个研究生,其中一个不在,我就顺便问了一句,我说谁谁谁上哪儿去了,他们说主任他在动物实验室做实验。我说咱们去看看,看一看他的实验顺利不顺利,过去一看,是真的,那个研究生和卫生员在用猪的模型做实验,做基础研究,当时我自己感触很大。

  • 一百次教育课不如一个好的氛围


    柴家科:这个团队精神是多年的思想建设。就是说,我经常讲的一句话,上一百次教育课不如有个好的氛围,什么叫好的氛围?老百姓经常说,跟着什么人学什么人,因为我们这个团队从我自身把这个烧伤事业、把科学研究开始放在第一位了,顾及家庭的事情都很少了。我们的主系列人员,就是医生系列,这么多年来按照国家规定、部队条例规定,休假的,法律规定的,可是我们团队就为了这个事业很少有同志休假,几乎没有休一个完整的假,包括几位行政副主任,你像宋慧锋、申传安、杨红明、郝岱峰、陈敏亮,还有我培养的一些学生,许明火学导等很多老师,他们要是有点事的话也是跟主任说,主任,你看这两天家里有点什么事,我速去速回,就没享受过休假,开会也是一样,因为我们有一定影响,包括国际会议、国内会议,都是学术会议,这些同志去参加会议,今天报道,明天开会,甚至大会不结束就返回北京,返回到工作岗位上来,一般人是等大会完了以后早报道、晚回来,是不是人之常情?因为利用这个期间可以放松一下。可是我们学科同事长期以往,常年如一日,任何会议都没逗留的,过去那么多年,我去过那么多地方,一下飞机,宾馆,宾馆,会场,会场完了以后宾馆,宾馆完了以后机场,回京,就这样。
    就是什么意思呢,大家把感恩组织给我们这个平台,大家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在这个平台上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这个聪明才智并不是说出来的,是做出来的,一句话叫"干",就是干,你说在嘴上、写在纸上、挂在墙上是没用的,就是干。尤其是科技工作者,那更不能急功近利,救命的、治病救人更是如此,那是实实在在的学问。

    主持人:我们国家这些年来也一直在强调人才强国,说到这特别想问一下柴主任,您的团队是如何来培养人才和引进人才的?您在这方面有没有一些自己独到的见解?

    柴家科:有,来了以后,我们首先是先问他喜欢不喜欢这个专业,因为烧伤这个专业跟一般的其它医学专业还不太一样。比如说内科基本上一个内科医生上班查房,查完房可能要做一些处理,比如说现在要做一些手术,基本查房、写病历、看书,也做一些科研。外科医生在上班以后要查房,查完房以后要做手术。烧伤科医生除了具备他们上班要查查房,做手术之外,大量的工作还要换药,换一次药甚至于比做一次手术花的时间还要长,非常之辛苦,首先问问他热爱不热爱这个工作。这是第一。第二,通过这么多年的思想建设,我们的团队,我经常说的一句话,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无私奉献的人留下来了。那吃不了苦的,不管身心也好、价值观也好,他就待不住了。

    主持人:实际上是很健全的机制,如果你吃不了苦的话,自然会被这个团队淘汰掉的?

    柴家科:淘汰掉,确实是这样。再一个作为学科带头人很重要,带头人怎么干的,大家看得很清楚,你的岁数比他大,还带着他们干,他不干能行吗?

  • 烧伤医学的最高目标是“天下无烧伤”


    主持人:说到带头人的事情,其实您还是国际烧伤学会中国大陆的唯一执委,我知道您也是多年连任,那么您能不能跟我们分析一下,目前中国的烧伤医学存在哪些问题,还有哪些工作要进行一些探索?

    柴家科:中国的烧伤医学,应该说我们的治疗水平比较高,走在国际的前列,原因是什么呢?原因就是我们是人口众多的国家,城乡之间差别也比较大,烧伤病人医治群体大、你十个人可能烧伤一个人,一千个人烧伤一个人,人口大,受伤的机会多。
    第二点,各个地方不一样,山区、城市有差别,有的设施设备、防范知识、防火的知识,宣传教育、自我防护意识还没贯彻到每个老百姓当中,烧伤发生率还是很高的。正因为烧伤发生率比较高,给我们烧伤大夫提供了一个锻炼的机会、实践的机会。再加上我刚才说的,临床发现这个问题,进行科学研究,科学研究成果又用到临床上给病人治病。就是因为地区的不平衡,我们国家的烧伤下一步是重在预防,烧伤是非常意外的,可以说是天灾人祸,谁也不愿意看到的,重在预防。
    我在当中国烧伤主席的时候,在多次大会上呼吁,我也有文章,我没拿来。中国烧伤进一步发展的思考,一是想尽一切办法不要烧伤,它跟慢性病不一样,烧伤是可以预防的,这个怎么做?这个恐怕是除了我们医务界医生之外恐怕要引起全社会的关注,相关部门的注意,要投入,这是很重要的一条。
    第二条,作为大夫来讲,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向广大老百姓传播、宣传有关怎么预防烧烫伤的一些知识,宣传教育这方面。尤其现在小孩烧伤发生率比较高,儿童可是祖国的未来、花朵,他们一旦烧伤,那致残,容貌上、外观上、心理上,毁了一生,跟成年人还不一样。像小孩有什么责任,他又不懂事,看护人、监护人应对他们进行教育,他们应该具备这个知识,包括学校、幼儿园、公共场所,包括我们社会上现在一些设施设备建设方面都应该注意,全社会共同关注起来。

    主持人:共同关注起来,共同行动起来,主要工作还在预防上。

  • 我来自人民 要义不容辞服务人民


    主持人:很多网友给柴主任留言,有一位网友的留言非常感人,他说,我是一名来自东北的患者,16岁的时候被开水烫伤,后来瘢痕起的很大,让我很痛苦自卑。当时我还在上学,放假之后到了北京,不巧的是,那天正赶上不是柴主任出诊,当时抱着去试一试的想法,就敲开了柴主任的办公室,把情况和他说了一下,没想到他很热情地了解了我的病情,而且还告诉了我怎么去治愈等等,现在他已经恢复得很好了,在这里就是想对您说一声谢谢,是您给了他第二次生命。面对这样自己寻上门的病人,您一般怎么来处理呢?

    柴家科:因为我们有一个固定的门诊日,就是出门诊,因为工作很忙,大家都有工作安排,但是只要我不上手术,不开会,在北京、在家,只要是外地来的患者一般我是不拒之门外的,不管是哪个阶层的,只要在医院的院子里面走,或者在图书馆也好,在办公室也好,只要他找着我来看病,我是放下手头工作不做的,不是抢救病人,抢救病人不一样,放下手头工作不做,先给患者把病看一看,而且非常耐心地看。因为他们非常不容易,他们慕名而来,到这来看病,千里迢迢,一般这种情况大部分是外地的,千里迢迢,我们是来自农家,确实不容易,他要是在北京待上两天,再出门诊,要花多少钱。
    我来自老百姓,我们是服务老百姓的,我不是唱高调,确实是这样。他们既然相信你、信任你,来找你看病,信任你这个大夫,是义不容辞地给他看,这样的病人太多了,只要来我从来不拒绝的,不管什么人,只要来,有的甚至连号都不挂的,他也不挂号的,给他们介绍介绍,说一说。

  • 支部组织党员带头 为贫困病人捐款治疗


    主持人:其实我们看到这两年在“两会”上,现在“两会”也开通了网络的互动,很多网友发表了看病难、看病贵,觉得医疗资源怎么分配不平衡之类的。在您的从医过程当中,会不会遇到一些看不起病的患者,面对他们的时候,您的团队又是怎么去做的?

    柴家科:这个事你问得太好了,确实这个是我们社会的焦点问题,广大劳苦大众,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我们国家虽然是在医疗保健方面投入很多,党和政府也很关心民生,确实很关心民生,因为我们国家太大了,要做的事情太多了,面临这种形势,我觉得这几年,我们国家在医疗保健方面还是投入大量的资金,投入了很大的精力,你看大家都感受到了,包括医保问题,农民能报销。可是尽管这样,采取这么多措施,政府国家这么支持老百姓看病,但是确实还有些看不起病的,尤其像烧伤这个病,烧伤是一个能使很富裕的家庭返贫的,是突如其来的事故,我们不希望看到。
    我们学科,最近我们还又资助了一个小孩,他是外地的,因为烧伤看了多家医院,花了很多钱,已经没有钱住院了。听说我们这个地方治烧伤有一技之长,相信我们就来了,来了没钱,没钱怎么办?那来了不能不治病,我们的执委、党支部、书记,我们开支委会,看能不能资助一点,我们全体党员,党员带头,咱们医务工作者全体,我们当时捐了四万多块钱。由我们工作人员,党员带头,支部委员开会,全体医护工作者捐款把他的病治下来,那小孩后来还是不错的,如果没有这个钱的话就死了,这个小孩挺可怜的,但这也不是最终的办法。

  • 感谢组织给予的平台 感谢妻子默默支持


    主持人:我们这里有一组照片,请柴主任跟我们分享一下照片背后的故事。这三幅图片是什么时候拍摄的?

    柴家科:这三幅照片这是2006年拍的,那批烧伤病人太多,当时外地同行打电话叫我去会诊,我在当地抢救后,又通过组织把病人转来北京治疗,一下三四天过去了,之后再抢救,两三天又过去了。这个照片是我老妈妈,她从山东过来看我,来了以后很多天一直没见着我。我爱人给她解释,“家科没事儿,他在北京,挺好。”但是老人80多了,她不相信,她说,“你在北京好几天不见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老人不放心,几天看不见儿子着急,爱人只好把她带来病房找我。
    我爱人是非常善良的人,是贤妻良母,我说军功章有她一半,有我一半,她付出太多了。家乡的事情、同学的事情、亲戚朋友的事情,还有一些病人的事情,都通过她传递给我,家务我也基本不管,家里的事也不管,因为管不上。
    能取得的这些成绩,是组织给我的平台,我还得感谢我的老师,是他让我从美国回来,感谢我们这个团队跟着我干;还有我的家庭,有贤妻良母做后盾,她从来不抱怨,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做我们医生该做的事情。

    主持人:下一步您还有哪些规划?

    柴家科:工作还是一如既往,只要身体允许,组织需要我们,就当好医生,要理解同情病人,把病人治得更好。第二点,虽然我们国家烧伤治愈率很高,但临床上还有很多烧伤问题需要解决,这是必须要做的。第三点,进一步把团队能培养得更好,培养一批优秀的人才,都说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百年之计莫如树人,树人是一个长期的、艰辛的过程,要教他们思想,教他们如何做人,教他们如何做事,如何把这个事业做好,同时学生也是我的朋友,我帮助他们,他们也帮助我,是一个互相受益的过程。在学术方面,希望他们在几年以后他们超过我,在这个平台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

    主持人:感谢柴主任来到我们演播室做客,同时也感谢各位观众朋友收看,再会。

高清图集
柴家科著作展示
往期回顾
  • 专访多吉

    第十五期>>

    专访多吉

    他回顾了自己的科研历程,并希望有更多的创新型人才为国家努力奋斗。[详细]

  • 专访黄伯云

    第十四期>>

    专访黄伯云

    讲解高端的技术展现老一辈科学家的风采和魅力,号召更多人才报效祖国。[详细]

  • 专访梅黎明

    第十三期>>

    专访梅黎明

    讲述井冈山干部学院的诞生经过,并与网友分享学院的办学优势、特色。[详细]

  • 专访陈燕楠

    第十二期>>

    专访陈燕楠

    讲述延安干部学院的诞生经过,并与网友分享学院的办学优势、特色。[详细]

  • 专访施一公

    第十一期>>

    专访施一公

    回顾了自己毅然全职回国的心路历程,并且号召更多高端人才回到祖国。[详细]

  • 专访张尧学

    第十期>>

    专访张尧学

    回顾了从母亲身上学到的八字箴言,向广大网民讲述了自己的研究领域。[详细]

  • 专访冯俊

    第九期>>

    专访冯俊

    回顾中浦院的战略目标,分享中国浦东干部学院的亮点与发展方向。[详细]

  • 专访王通讯

    第八期>>

    专访王通讯

    讲述了自己为什么要研究人才学以及人才规划的内涵等内容。[详细]

  • 专访谈松华

    第七期>>

    专访谈松华

    讲述了自己与教育的渊源和从事教育研究工作的经历。[详细]

  • 专访李扬

    第六期>>

    专访李扬

    讲述了自己对科教兴国和人才强国战略的思考,教育青年学者要志存高远。[详细]

  • 专访吴雁泽

    第五期>>

    专访吴雁泽

    讲述了党在老一辈艺术家心目中的意义,和他对党的感恩、对艺术的追求。[详细]

  • 专访吴岳良

    第四期>>

    专访吴岳良

    讲述了自己科学探索的艰辛历程,以及作为年轻院士所承载的责任。[详细]

  • 专访王占国

    第三期>>

    专访王占国

    讲述半导体材料专家王占国院士的艰辛求学经历及人才培养方式。[详细]

  • 专访赵正义

    第二期>>

    专访赵正义

    赵正义三十年自学成才,102项专利支撑起“赵氏塔基”。[详细]

  • 专访柴家科

    第一期>>

    专访柴家科

    讲述柴家科放弃众多机会,毅然选择回国工作报效国家的心路历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