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顺木之天,以致其性(详解版)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中的传统文化智慧

358679f5020545e2ad5fe514cf178e39

专栏: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中的传统文化智慧

  “顺木之天,以致其性”这句名言,是2014年6月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科学院第十七次院士大会、中国工程院第十二次院士大会上的讲话中引用的。习总书记指出:“要按照人才成长规律改进人才培养机制,‘顺木之天,以致其性’,避免急功近利、拔苗助长。要坚持竞争激励和崇尚合作相结合,促进人才资源合理有序流动。”

柳宗元塑像

柳宗元塑像

  “顺木之天,以致其性”的出处,是唐代文学家柳宗元的《种树郭橐驼传》。这是柳宗元为一个种果树的能手郭橐驼写的传记。“橐驼”是骆驼的意思,一个人,为什么会有这么个名字?原来他从小就得了佝偻病,背部隆起,就像骆驼一样,乡里人就给他起了“橐驼”这么个外号。他知道后不但不生气,还说这个外号起得好,干脆连原来的名字也不要了,就叫“郭橐驼”。

  郭橐驼种果树的技艺神奇到什么程度?只要他栽下的,或是迁移的,就没有不活的,不但都能活,而且比别的树长得壮,结得果实也特别大特别多。因为这个缘故,长安城里请他帮忙栽树的人络绎不绝。偷偷观察他、学习他的人也不少,可无论如何都达不到他的水平。

  于是就有人向郭橐驼请教这其中的奥秘。郭橐驼说我哪里有什么本领能让果树活得长、结果多呢,我不过是“顺木之天,以致其性焉尔”,意思是顺应果树自然的生长规律,让它按照自己的本性生长罢了。种树的关键,无非就是这几样:根部要舒展,根旁尽量用原土,培土要弄平,土要捣结实。做到这几样后,就不要再管它了。打个比方吧,栽种时要像对孩子一样细心,栽好后就像对垃圾一样弃之不顾。这样,树木的天性就得以保全,它就会按照自己的本性茁壮成长。我只是不人为地干扰它生长,不妨碍它结果罢了,哪里有什么让它长得高大茂盛、结果又早又多的办法呢?你再看别人,他们种树时树根蜷曲着,土也是新的,而且不是多就是少。也有的人在种树时注意到了这些,但种好之后又总担心树能不能活,于是早晨去看了,晚上又去摸摸;甚至用指甲划破树皮看看它是死是活,用手摇晃树干看它栽得是否结实。这样一来,树木的天性就一天天失去了。他们这么做的动机是出于爱惜,但结果却是严重的伤害。这就是别人种树都种不过我的缘故啊!

  这就是“顺木之天,以致其性”这句话的出处。读过柳宗元这篇文章的人,都对郭橐驼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虽然是个手艺人,地位不高,但对自身技艺的理解和把握已经上升到“天道”的高度了。如果生在当代,他就像日本的“寿司之神”小野二郎一样,也一定可以获得一个“果木之神”的称号而风靡全世界。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当我们循着柳宗元提供的线索寻找这个“果木之神”的蛛丝马迹时,却没有获得更多的线索。如今学界对于郭橐驼的基本看法是,他是柳宗元杜撰出来的一个人物,而他之所以杜撰出这样一个人物用意就是借这篇“养树”的文章,表达其“养人”的理念:就像栽树需要“顺木之天,以致其性”一样,为政者不应该时时扰民,因为这些繁缛的政令,哪怕是出于爱民的善意,也常常会造成意想不到的干扰和麻烦。

  对中国文化有所了解的人都能看出,“顺木之天,以致其性”这句话虽然是柳宗元说的,但这句话背后,却体现着非常深厚的传统文化思想,这个思想,就是“无为”。

  说起“无为”,一般人常会有两种误解:第一,仅仅把它和道家思想挂起钩来;第二,认为“无为”就是什么也不做。实际上,这两个看法都是错误的。首先,“无为”的思想早在《周易》中就已经出现了,《周易》不仅被道家视为经典,同时也被儒家、法家等学派奉为经典,所以不仅道家谈无为,儒家、法家,也都在谈无为。其次,“无为”绝不是“什么也不做”,它实际包含三层意思:一是“无为而为”,就是“以不做为做”;二是“顺性而为”,就是“按照事物的规律做”;三是“为而无为”,就是“做得非常自然,看起来就像什么都没做”。

  具体到郭橐驼种树,实际上这几点都包括了。郭橐驼在栽树的时候,小心地将树根弄舒展,尽量多带原土,认真将培土捣实弄平,这是按照树的本性“顺性而为”;把树种好以后就完全放开手不去管它,这是“无为而为”;最后的效果,是树木按照本来的天性生长,完全没有人工的干预,这是“为而无为”。他的做法,真是完美契合了老子在《道德经》中所说的“治大国若烹小鲜”:治理国家就像熬小鱼,把适当的调料、水以及小鱼放在锅里,调到合适的火候,然后在合适的时机开锅就好;你若总是翻搅,小鱼就碎作一团了。

  柳宗元为什么写这篇文章?他在文章的最后借郭橐驼之口说出了当时官府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就是不少官员喜欢频繁地发布政令,看起来似乎非常爱民,但最终给百姓带来的是灾祸。比如有的官员就不时派小吏到乡下,把村民召集到一起,督促他们努力耕种、多多种树、勤奋织布等等,他哪里知道,大家本来过得好好的,这些小吏一来,光是接待就让乡民们应接不暇了,哪里还能好好从事生产呢?结果百姓反而被弄得疲惫不堪。

  柳宗元说的是唐朝的事情,但个中教训却不仅仅局限在唐朝。从历史上来看,一个朝廷在管理上容易出现的问题无非是两点:一个是失之松懈,该管的事情不管;另一个是失之严密,管了太多不该管的事情。人们往往对第一种持批评的态度,而对第二种问题认识严重不足。其实,过宽和过严都不好,最好的尺度,就是郭橐驼式的:该管的时候,就像照料自己的孩子一样认真;不该管的时候,就像忘记了它的存在一样。

  “顺木之天,以致其性”,柳宗元是以种树来说明政府治理的道理的。其实,这个道理绝不仅仅局限于政府事务的管理,而是可以延伸到一切包含管理的场合之中。比如对于单位的领导者来说,大撒把固然不好,但领导者如果拥有一双“停不下来的手”,其结果就是自己反而成了单位最大的肇事者;而离我们普通人更切近的是家长对待孩子的态度,少数不负责任的父母对孩子放任不管自然是错误的,但绝大多数家长更要牢记的,恐怕还是“该放手时需放手”。

专栏: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中的传统文化智慧

专栏: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中的传统文化智慧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26日 11:50      来源:共产党员网 打印
860010-1601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