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战地日记】“超级武器”诞生记

微信扫一扫 ×
收听本文 00:00/00:00

  1月24日,大年三十

  这是个特殊的除夕夜,一家人宅在家看春晚。当看到疫情防控节目《爱是桥梁》时,女儿突然问:“妈妈,刚刚主持人说这是一场战斗,你们干军工的,飞机、大炮都能造,那能造打败病毒的武器吗?”听后,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战场缺飞机大炮,军工人能造,但现在缺的是防护服、口罩,我们好像有劲使不上,看着干着急。

  2月3日,正月初十

  告急!告急!前方防护服严重告急,一个很大的瓶颈就是防护服出厂前消毒灭菌时间长,化学解析需要7—14天,时间不等人啊!今天局里开了一个部署会,克俭局长在会上提出:“是不是可利用核辐照灭菌技术解决这个“卡脖子”问题?”系统工程司去征求专家意见,专家说,辐照产生的电磁波能破坏细菌结构,从而抑制或杀死细菌,方法应该可行,而且消毒灭菌时间能缩短至1天左右。听到这个事,我很兴奋,看来抗“疫”战场上军工也有用武之地了。嘿,局长的创意真好,到底是核技术专家出身!

  2月6日,正月十三

  今天遇到拦路虎了。有专家提出,“辐照确实能杀死细菌,但也可能会破坏防护服本身结构”“万一医疗部门不认可怎么办,现在还没有相关标准”。我的心顿时又悬了起来,会不会技术路线走不通?大家把困难向领导汇报,克俭局长说:“遇到困难,说‘不行’很容易,关键是要怎么想办法说‘行’。应向科技手段要战斗力,解决难题是军工人的责任。”建华副局长提出到北京的辐射技术企业和辐射行业协会调研,以更好地推动工作。

  我不禁想起一句话: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2月9日,正月十六日

  已经是第五天了,辐照灭菌技术还没有结果,同事和专家们正在加班加点想办法解决问题。上午10点,突然喜从天降,系统工程司的同事和我说,“所有问题都解决了,辐照灭菌终于成功了,而且符合新制定的医疗标准……”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今天是正月十六,想起了一句俗语“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2月17日,正月二十四

  今天武汉快递小哥的故事刷屏了,他连续二十多天住在仓库,招募志愿者“组局”接送医护人员。战“疫”路上,平凡人的不平凡举动,尤其令人感动。快递小哥说他“现在送的不是快递,送的是人命”。我突发联想,我们军工人“现在造的不是灭菌机器,造的是救命武器”。

  2月24日,二月初二

  今天是“龙抬头”,我们的辐照灭菌也“风调雨顺”。下午,收到一份报告,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已有44家单位完成139万余套防护服辐照灭菌并运往前线,开启了大规模应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会上,领导对这项工作表示充分肯定,认为发挥了大的作用。

  晚上,我把好消息告诉了女儿,她高兴得跳了起来,“那是不是比平常造的武器还厉害,是个超级武器?”我笑着点头,“灭菌大战由两周变一天,速战速决。”女儿手舞足蹈,“哇塞!那就跟哪吒的风火轮一样!军工人真棒!”(作者系国防科工局综合司综合处处长,全国三八红旗手)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06日 12:49 来源:旗帜网 编辑:宿党辉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