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油画《彝海结盟》一经问世,在新中国美术界引起了强烈反响。现在就让我们一起走近画作,重温经典。

  1935年5月,时任红军总参谋长的刘伯承在听取了西昌地下党组织的汇报之后,经过慎重考虑,向中共中央建议从彝族区北上,理由是红军是为穷苦人谋利益的,必然会赢得穷苦人的信任。

  但在历史上,彝族人素来不允许汉人军队进入他们的领地。即便红军做了很多工作,进入彝族聚居区仍然是一步险棋。他们究竟应该怎样通过彝族聚居区呢?

  1935年5月22日,当红军总部工作团一行进入大凉山地区的彝族聚居区时,受到了不少不明真相的彝族群众的堵截。

  但是,红军战士们严格遵守党的民族政策,坚决执行“不准开枪”的命令。

  红军战士们严格的军纪和友好的态度,让彝族人民认识到红军确实与反动军队不同。负责群众工作的萧华同志借机向彝族首领小叶丹表明,红军是替受压迫的人打天下的,进入彝民区只是想借路北上,并表明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愿意与其结为兄弟。

  最终双方遵照彝族人的习俗,举行了结盟仪式,这就是著名的“彝海结盟”。

  创作于1962年的歌曲《情深谊长》,以抒情的旋律、深情的歌词,反映了红军和彝族人民的鱼水深情,几十年来耳熟能详,成为一首世纪经典歌曲。

  刘伯承还送了小叶丹一面军旗,临时写了“中国彝民红军(沽鸡)支队”。红军顺利渡过大渡河后,小叶丹高举这面旗帜在大凉山战斗多年。即便国民党追究小叶丹“通共”罪责,逼得他倾家荡产,他也不愿交出彝家红军旗。

  1942年,小叶丹在一次伏击中牺牲,保护军旗的担子就落在了小叶丹妻子倮伍伍加嫫的身上。她抱着与军旗共存亡的决心,将军旗缝在自己的衣服里,直到1950年冕宁迎来解放,她才取出贴身的彝家红军旗,献给驻冕宁的解放军。

  2010年,画家沈尧伊为了表现中央红军与彝族人民结下的深厚友谊,创作了油画《彝海结盟》。

  画面的视觉中心为刘伯承和小叶丹在促膝相谈,是歃血为盟前的一个瞬间。

  这幅画的比例是8:2.7,在特别宽广的构图中讲述了四个故事,显现出画家沈尧伊的构图能力。

  在这幅油画的艺术语言上,作者还做了大胆的创新,在绘制黑色斗篷时不仅使用黑色颜料,还使用麻布贴片营造出浮雕的效果,让观众能感觉到斗篷材质的强烈质感。

  为了创作《彝海结盟》,沈尧伊曾两次去凉山采风。每次到大凉山,他都会在冕宁县住上一个多月,为《彝海结盟》收集素材。

  而在了解“彝海结盟”的整个过程后,沈尧伊在创作中一度陷入苦思:如何将歃血为盟、授军旗等多个重要历史事件展现在一幅画作中?

  沈尧伊在一段时间内拿不定主意,直到有一天,他从敦煌壁画中获得了灵感。

  敦煌壁画里有一些故事,比如九色鹿。从结构上你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的全过程,但是它又不失为一个整体的画面,这就是一种典型的壁画模式。当时我就模仿一下这种模式,实际上就相当于在一张画里讲了两天的事情。

  ——沈尧伊

  岁月沧桑,换了人间。当年红军与彝族人民结盟的彝海,已经成为国家级旅游景区,景区内的彝海结盟纪念碑和纪念馆向今天的人们诉说着坚如磐石的民族深情。

  而当年红军所经过的大凉山,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历史性变革。

  当脱贫攻坚的号角吹响后,凉山各族干部群众发扬红军长征精神,鼓足干劲,全力展开脱贫攻坚的工作,书写了新时代的崭新篇章。

  2020年11月17日,凉山彝族自治州7个国家级贫困县摘帽,49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

  “彝海结盟”的过程中还发生了哪些事情?画作色调的运用又有何寓意?

  让我们跟随中共党史专家徐焰、美术评论家尚辉一起,了解《彝海结盟》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