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1 1 1

遇见榜样⑦ 赵忠贤:院士不高冷

收听本文 00:00/00:00

  侧记2:“科研就像打麻将”

  节目录制时,赵忠贤院士被问到:“您一辈子做了一件事,而且还是世界上99%的人都不懂的事。您是怎么坚持下来的?”老先生的吐槽模式被打开了。

  “我觉得很多人不懂科研的乐趣,说科研是冷板凳,问我为什么可以坚持几十年。你如果喜欢打麻将,你会觉得坚持不下去么?”老先生说道。

  “科学研究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但是就像人们打麻将,只要有兴趣,失败了也还想打,何况我们也是经常和牌的,有小和有大和!”

  在他的心里,科研的“板凳”并不总是冷的,尽管遇到很多困难,在研究过程中,越做也越有兴趣,兴趣很重要,你有瘾了,非常愿意做它。同时在工作中有新的进展,也是鼓励。坚持做某一事情有一个在长期积累的基础上产生认识上的升华。

  在一次讲话中,他提到自己是怎么对科学产生兴趣的:1956年,国家提出“向科学进军”。作为一个充满幻想、精力充沛的中学生,参加学校物理小组的课外活动,看科普杂志,引导他喜欢了科学。他说:很多年之后,我才慢慢体会到了解科学是种享受,能获新知、引发好奇、提升情趣。

  他1959年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他说,在那个年代很多同学愿意学理工,这是国家号召,也很时尚。热门的专业有原子弹、半导体等等,“我记得中国科技大学的招生简章的封面就是火箭。我想正是这一点,吸引了包括我在内的很多同学报考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应该说是国家的召唤让我们这一代很多人选择了科学技术。”

  他说,将个人的兴趣与生计结合起来,是最理想的选择,而他恰巧很幸运。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08日 17:48 来源:共产党员网 编辑:路平 打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有奖调查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